全民焦虑时期:澳洲小学生之忧
2019-10-22| 08:46| 来源:澳洲新快网| 编辑:Yu Kuai

玩耍实际上对儿童的发展非常重要,但玩耍经常被各类活动所挤压。(Yu Kuai摄影)

 

“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著名心理学家这么说。澳大利亚的小学生,真的象人们传统印象中那么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吗?

虽然我的年纪小 可是我的焦虑不少

“相信我,上到3年级,就会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当家住在北悉尼(North Sydney)的华人家长何女士听到小学6年级的女儿非常认真地对正在读小学2年级的儿子说出这话时,感到非常震惊。“到3年级,你要考NAPLAN(澳大利亚全国读写与算数统考),4年级你要准备考英才班(Opportunity Class),5年级下半年你要准备考私校奖学金,6年级上半年你要准备考精英学校(Selective School)。上了中学,你要准备考大学。你不会再有时间玩了,你的乐高都要收好了。你的生活将会完全改变。”大女儿继续对小女儿很认真地说。 何女士从孩子的语气里感到了那种焦虑和无助,这让她反思在大女儿过去的数年家庭的教育模式。

每个家庭的焦虑迥异,内核似乎是相似的,但形式各有不同。对于另一个澳大利亚本地家庭艾莉莎一家来说,她们的女儿面对着另一种焦虑。艾莉莎7岁的女儿杰咪会开始有社交焦虑,担心她没有最好的朋友,而“除了她,其他人似乎都有一个好朋友”。

在尽可能多地向杰咪了解更多的信息之后,艾丽莎认为,7岁女儿的这种焦虑是童年时代常见的反复无常情绪的一部分,孩子会挺过去的。 但艾丽莎后来发现,孩子的焦虑并没有停止,还变得更糟。杰咪开始担心很多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情,有时还有身体上的不适:会喘不过气来,感到非常紧张,会猛烈地抨击她的妹妹,会被小小的挑战弄得不知所措。

后来杰咪的小学老师打电话给艾丽莎,并建议杰咪去寻求学校辅导员的帮助。“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警钟。”艾莉莎预料到孩子有焦虑的情绪,只是没预料到在孩子7岁的时候,焦虑就冒头了。

而在悉尼一家顶尖的男子私校,一名才读小学五年级的男生已经开始接受抑郁治疗。对他家人来说,现在其他的所有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的身心健康。

尽管人们对青少年时期的焦虑和抑郁关注甚多,但对小学学龄儿童的关注却少得多。有的父母将小学生孩子的焦虑视为一种“低哼”,他们孩子的焦虑似乎是一种持续的静态,不大引人注目,它们不像青春期的吼叫和愤怒那般张牙舞爪;而且觉得年少不知愁滋味,不足为虑。 对于许多澳大利亚父母来说,对于儿童的焦虑,这不是他们日常生活中最先关注的事情,也不是他们每天从工作中急急忙忙赶到学校,接孩子放学,监督家庭作业,催促上床睡觉,赶快做好家务,然后为明天的募捐活动烤蛋糕时不断被拖着走的事情。

只是有时这些孩子对社会事件有着出人意料的反应、他们有时毫无征兆地大哭或拒绝参加学校的一些活动时,这才让一些父母陡然感觉到孩子的焦虑情绪的强烈存在。但对孩子们来说,这些低哼的嗡嗡声变成了咚咚的鼓声,让他们幼小的心灵难以平静,并阻止他们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或他们想做的事。

近些年来,澳大利亚的校长、医生、心理学家和家长们一遍又一遍地讲述着:小学生的焦虑情况似乎正在上升。但问题是,焦虑是真的在增加,还是只是各界关注孩子们的情绪的意识更强了,更愿意寻求帮助了?如果真的出现了上升,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遗憾的是,很少有研究能帮助回答这个问题。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孩子从蹒跚学步到青春期之间的那段时间是一段平静的时期,没什么大的事情发生。但这一观点正在慢慢被推翻,因为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年幼儿童的焦虑和抑郁需要得到识别和治疗,这不仅是为了儿童的身心健康,也是为了孩子能够更好地度过未来那段有时让他们感到混乱而不知所措的青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