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业发展角度分析青少年必备关键素质
2019-02-14| 16:14| 来源:澳洲新快网| 编辑:charlene.chen

文/ 张学丰 

Richard Miles教授、前新州议会副议长沈慧霞博士与张学丰博士。

前不久,应悉尼大学校友会的邀请,参加了华裔校友返校日活动。当天我们参观校园新设施,参加座谈会。负责大学与商企事业机构联络事务的副校长,Richard Miles教授参加座谈,做了简短的演说,从就业的角度阐述了教育对培养人才的终极效益。他肯定了大中小学各阶段基础学科教学以及社会活动能力培养的重要性,并从就业与事业发展的角度强调了素质培养的两大关键要素:

一、创新与建设性的思维能力;

二、践行公益能力。他指出:经过中小学多年的培养,不少大学生在综合思辨分析和批判性思维方面学得蛮好,但真正具有创新思维和践行能力的不太多。在成百成千申请高层次职务的人员中, 往往只有在创新思维与践行公益能力方面表现突出者才能被机会所眷顾。悉尼大学重视培养创新思维与践行能力的培养,因此其毕业生在全球享有很高的就业率(全球排名第四)。副校长的话不禁使在场的校友再次思考相关的一些问题。

孩子进入小学幼稚班后,经历十三年完成基础教育,三至五年完成高等教育,此后才能就业或从事课题研究,开始自己的事业。小学阶段,学科知识与社会活动能力在教学计划中比重较大,创新思维与创新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往往被学校和家长忽略了。小部分在这方面出色的孩子往往也未能得到学校的重视和褒奖。到了中学阶段,情况有所改善。但有创意有创新能力的学生哪怕出版了文学作品或获得了运用科学的设计奖,学科考试成绩若不优异,仍然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不少学生到了大学后仍然遵循这种轻视创新思维与实践能力的治学方法,以至于虽然都获得毕业证书,但真正在事业上具有创新能力,通过践行公益取得成就的人不多。同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看到了很多人精于评论时政和社会现象,却很少人真正能遵循富有建设性的创新理念和乐于践行公益的精神来为国家为社会做些有益的事。

人们常说海外华人家庭都很重视子女的学业,在澳洲和其它西方国家尤其如此。新南威尔士州每年高考成绩优异榜名单里华人子弟占的比例远远超过澳洲总人口华人所占的比例。但澳洲每年评选的社会人士杰出奖(Leadership Award),澳洲荣誉勋章奖(OAM:Order of Australia Medal),以及各大学评选的杰出校友奖的名单里,华裔人士的比例却很小。可见华裔子弟获得大学毕业证书的比例很高,但进入行业后真正能发挥创意并对国家和社会有担当,作出杰出贡献的相对较少。究其深层原因,不难看出不少华裔家庭在子女的中小学教育阶段过于急功近利,对学科基础技能抓的很紧(其中包含综合思辨能力和批判性思维的能力),却忽略了富有建设性的创新意识以及乐于公益的情操,因而不仅在关键能力方面有所欠缺,也缺乏对国家和社会有所担当的气质。不少华裔子弟没有输在起点线上,却输在了终点线上。

教育的终极效益不在于培养利于谋生的专业技能,而在于培养对终身学习的兴趣,勇于探索创新的精神,和天下为公的胸怀。这些品德用于事业定可造就独当一面的人才,造就出对社会大有贡献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