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亚裔占领辅导班 补习上精英学校公平吗?

2019-01-20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模拟考试完毕家长们正排队进入考场接孩子。(本报记者摄)

 文/严 哲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上周日,近2000名学生在奥林匹克公园(Olympic Park)附近参加了一场针对精英学校入学考试的模拟考。而这些参加模拟考的学生中,绝大部分来自华裔、印度裔或韩国裔等亚洲家庭。 

在新州,对精英中学的需求每年都在增长,2019年将有近1.5万名学生竞争约4250个入学名额。一些家庭每年在课外补习、在线考试刷题或辅导书上花费高达2万澳元。 

这些疯狂的现象引来主流媒体的关注。亚裔家庭热衷的“补习”真的有用吗?澳洲各界又是如何看待这个现象的呢?

补习之风难遏 

补习是华人或者亚洲家长再熟悉不过的事了,但在澳洲,对此引发的争议却持续多年。 

而“补习”行为也让众多白人家长心生不满。补习真的对提高孩子学习成绩有用吗? 

据媒体报道称,有研究表明,补习班 的学生比完全没有任何应试准备的学生占据优势,但从投入时间上来说,准备了多年的学生不见得比只准备了几个月的 学生强多少。

教育部(Education Department)去年年底发布的《精英学校入学报告》(Review of Selective Education Access report)发现,虽然没有数据显示补习对新州学生的择校考试成绩有何影响,但海外 研究发现,这种影响微乎其微。 

“如果有提高成绩的作用,提高幅度也不大,只有1%或2%。”新州教育局局长马克·斯科特(Mark Scott)表示。 

但很多华人家长并不相信这个结论,有家长表示:“澳洲的小学教育只有大纲,并没有课本,而且平时对于学习内容的巩固也不充分。 另外,学校考试较少,一旦面临择校 等重要考试,对于考场的不熟悉会让孩子 无法发挥真实的水平”。 

而这个时候,补习能在学校上课之余,给与孩子更好的应试锻炼。确有研究发现,如果入学试题是可预测的,或者太简单,那么补习是最有用的。这种想法正是教育部所担心的。斯科特表示,教育部希望没有家庭觉得他们需要为参加精英学校考试而补习付费,而这会造成教育的不公平。 

他说:“我们担心如果家长,尤其是来自较低社会经济背景的家长,会直接放弃加入精英学校,因为他们的孩子没有参加补习。”

学生:精英学校无罪 

维多利亚州天主教教育委员会(Catholic Education Commission of Victoria)的一项数据分析显示,根据社会教育优势(Socio-Educational Advantage)衡量指标,悉尼和墨尔本的精英中学平均有70%的学生来自家庭收入占人口最高的1/4的家庭。 

造成这种贫富分化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富裕的家庭会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补习”上。 

除了贫富分化,族裔的隔阂也成为一个问题。澳洲天主教大学的一名教授Kevin Donnelly说,与亚裔家长送孩子上补习班相比,澳洲家长传统上的“平庸”教 育理念以及散养态度,也让精英学校里亚 裔和白人的学生人数比例出现“失调”。 

此外,从族裔来看,这些亚裔学生的 朋友圈也很不平衡,几乎全为同样是亚裔 的学生。同时,有些白人家庭也会有意“逃离”让孩子成为“少数派”的精英中学。

但对此,一名北悉尼女子中学 Yan Zhai 的独白文章也在网上广为流传。Yan Zhai称,其父母在中国是专业人士,来澳洲后却做了蓝领工人,由于有限的英 语和繁忙的工作,他们无法给孩子提供学习帮助,“补习似乎成了保证我不会落后 于其他孩子的最佳选择。补习课需要1小时、 3小时,甚至8小时——但是我的父 母不管怎样都会等我,因为这无论对于他们还是我来说,都很重要。” 

在Yan Zhai看来,这些反对精英学校 补习的声音在一定程度上有其道理,但依 然过度简单化了精英学校的生活,人们不应该质疑那些补习班的学生一旦不参加补习,就无法进入精英中学,这是不公平 的,这仅仅是因为这些学生和家长非常看重教育,所以他们愿意花时间在课堂外提 高并挑战自我。他们的勤奋应该得到赞扬,而不是贬低。

专家:过度补习有后遗症 

实际上,把Selective High School翻译成“精英中学”不够准确,而蕴含了一定 的褒贬色彩在里面,会造成其他的公校就是“非精英学校”的言外之意。 

教育专家表示,更为准确的提法是 “选择性学校”,是为了选择热爱“学术”的 孩子有一个更有竞争和挑战的学习环境,同样属于特殊学校的一种。这些为不同孩子的发展需要的特殊学校不仅仅有学术的,还有艺术、体育、音乐类的学校,都是为了满足一些有不同需要和天赋的孩子,这几者并无高低之分。 

从学校的中英文称呼上,就能看到亚洲家庭和西方家庭教育观念有明显不同,在西方人看来,就算要上补习班,也是让孩子参与体育、音乐等兴趣爱好的课程,而不像亚洲家庭那样特别注重课业成绩。 

有亚洲机构认为,对于课业成绩,补习并非不好,但不是每个孩子都需要。超额补习将影响孩子心理健康,剥夺孩子发展兴趣爱好和社交技巧的机会。 

事实上,在注重教育的亚洲国家本 土,对于教育的反思也不少,补习会留下 诸多“后遗症”,而这些症状往往被许多家 长忽视,直到孩子长大成年才后悔不已。 

有学者称,亚洲学生较害怕失败,不像欧洲人勇于接受工作挑战,尤其是试验性或探索性的工作,这或许跟本地从小只专攻课业上的优秀成绩,缺乏休闲玩乐,只强调“结果”的教育模式有关。

有令人悲哀的例子是,一位女生没能 考上精英名校,得知结果的父母当场破口大骂,“去做妓女和捡垃圾好了!”父母以“白白花了这么多年补习班的钱”为由,对女孩进行羞辱。

还有人观察认为,沉浸补习而进入精英中学的同学往往更迷恋社会地位,更易成长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这很难说和功利主义弥漫的补习氛围无关。

教育改革即将来临

但对于家长来说,只要有考试存在,补习必然无法避免。因此,新的入学形式一直是让教育部门头疼的问题,他们希望帮助所有学生更好地准备考试,比如改善与申请者的沟通,让他们知道考试内容,这样那些接受过补习的学生就不再有任何优势。 

但也有人担心,补习本身也是学生为 此付出的勤奋和努力,只凭天赋选拔是否 是另一种不公平,“如果为了让IQ稍高的学生凌驾于那些倾注了无数时间和努力在学习上的学生之上而改变精英中学系统,我会感到震惊。” 

事实上,其他西方国家的精英学校考 试也早有改革先例。2018年6月,纽约州众议会教育委员会进行一场投票,以16比13的微弱优势,赞成取消了精英高中的入学考试,引发了亚裔家长的担心。纽约市目前的方案是,把考试录取改为配额录取,明年开始有20%名额给所谓弱势学生,三年内把西语族裔和其黑人等族裔学生提高到45%。今年9月,改革第一阶段正式实施。 

对于澳洲来说,这场教育改革的具体 内容还未透露,但改革必将到来。众多家庭关注的重点是,不被额外补习左右的考试是否可能?如果不可能,还有哪些更公 平的考试制度? 

对此,新州教育部长斯托克斯(Rob Stokes)说,从2020年起,选拔考试将会 变得更加公平,将消除几十年来对于男生、数学和受过良好教育父母的学生偏见,增加女生、弱势学生、残疾生以及本土 学生的比例。 

届时 ,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与考试提供商的合同将到期,考试制度也将做出更大的改变,而方案或 在今年3月份州大选后公布。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