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 严哲

有的竞选议员,有的创业,有的加入海军……许多年后,一些在新州高考(HSC)排名靠前的学生们,很多都展现出了与众不同、异彩纷呈的人生轨迹。

在2018届毕业生紧张地等待高考成绩之际,《悉尼先驱晨报》分别采访了2008年、1998年、1988年和1978年的一些优秀学生,看看他们在高考取得优异成绩后的几十年中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

回顾高中毕业后的生活,这些现年27岁到57岁的老考生们反思了自己在17岁时的决定,并向现在的年轻学子们分享了自己的建议。

高考10年后

2008年似乎距离现在并不久远。但10年间,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

2008年,参加高考的学生必须登录网站才能获得考试结果,而不是通过短信或应用程序得知成绩。当时,他们朝着UAI(The Universities Admission Index)考分算法努力,而不是ATAR(Australian Tertiary Admission Rank)。仅仅一年后,原本高考分数计算方式从UAI换成了现在的ATAR。

内森2008年取得了100分的UAI成绩,现在是一名医生,并获得了心电图研究的博士学位。

在过去的十年里,内森·王(Nathan Wong,音译)从詹姆斯·鲁斯中学(James Ruse High School) 一名17岁的学生,如今成为阿德莱德(Adelaide)急诊科的一名医生,并获得了心电图研究的博士学位。

现年27岁的内森·王曾是新州高考的状元,UAI为100分。在12年级时,他经常忧虑高中毕业后该做什么,担心做出错误的选择。“你没有意识到你有这么多的选择,你发现,这个世界比你的高中和社区要大得多。”内森·王说。

最终,他在悉尼大学攻读了三年的科学学位,然后在英国牛津大学选修了一门医学学位。现在,他是阿德莱德急诊科的一名医生,还获得了心电图研究的博士学位。

内森·王说:“我没有走大多数人选择的道路,但我学到了一些有用的技能。”

梅丽莎在2008年获得了100分的UAI成绩,现在是达尔文的一名刑事律师。

28岁的梅丽莎·陈(Melissa Chen,音译)也是如此。她同样毕业于詹姆斯·鲁斯中学,UAI为100。令许多人出乎意料的是,她决定高考后进入间隔年(gap year)以参军,而不是直接上大学。

她可能是学校里唯一一个休学一年的学生,而她在海军的经历,也促使她决定去达尔文当一名刑事律师。

“12年级的压力很大,我知道我需要休息一下,并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做一些对身体有挑战的事情。”梅丽莎·陈说。

“我妈妈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我也很担心一年的休假,会让我落后于其他人。”但事实上,梅丽莎·陈后来才发现,这段经历是无价的。“你会交到很棒的朋友、挑战自我、学到很多东西。”

在大学时,梅丽莎·陈想成为一名外交官,但在达尔文移民羁押中心的工作和一段为家暴者服务的经历改变了她的想法。“(我)非常喜欢将我所学到的东西应用到实际中去,这是我成为一名律师的真正原因。”她说。

高考20年后

就读于维诺娜学校(Wenona School)萨拉·欧文·斯通布莱克(Sarah iring - stonebraker) 在1998年参加高考。9岁的时候,她就决定要成为一名历史学家。

和当时的其他学生一样,她紧张地等待着UAI分数出炉。那个决定命运的成绩单显示,萨拉在全州排名第一,她的UAI分数是100。

 萨拉是1998年高考状元,现在是西悉尼大学历史学副教授。

萨拉现在38岁了,她说:“我一直很清楚自己想做什么,这需要艺术学位,而艺术学位根本不需要很高的人工智能水平。”

从悉尼大学毕业后,萨拉获得了历史学博士学位,之后又在牛津大学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任职,现在在西悉尼大学找到了一份工作。

但她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我做的每件事都是对的,我没有明确的意识到,在生活选择方面,我可以做任何不同的事情。”

8岁的艾莉森说:“要在那个时期做出选择,非常非常困难。” 

与萨拉不同,艾莉森·博默(Alison Beaumer) 1998年在美莱顿中学(Meriden School)参加完高考后没有任何计划。她选择法律是因为她的UAI是100,但幸运的是,这个选择也堪称完美。

“我学法律是因为我擅长人文学科,而且取得了好成绩,”38岁的艾莉森说,“在10年级的时候,要做出选择非常困难,我有不同的兴趣,不确定自己会在哪方面有所发展。”

在新南威尔士上诉法院(NSW Court of Appeal)工作期间,艾莉森才意识到自己的确对法律有浓厚的兴趣。

艾莉森说:“我很幸运找到了一份适合我的工作,我喜欢这份工作,每天都能做一些有趣的工作。”

高考30年后

1988年参加高考的学生在高考后,要等待近一个月才能收到成绩。

胃肠病学和肝病学家杰森·许(Jason Hui,音译)从悉尼男子精英中学(Sydney Boys High School)毕业时,他得知自己以496分的成绩获得了当年的第一名。

杰森认为,大学比高考更难,你必须更有上进心、更独立。

“当我17岁完成高考时,有很多不确定性,”杰森说,三十年后,他很高兴当时选择了医学,“如果我做一些基于科学的研究,我仍然会很高兴,但我真的喜欢医学,所以没有遗憾。”

“当你完成高考时,你就会知道自己是一个以科学为基础的人,还是一个以艺术为基础的人,关键是要遵循自己的喜好。”杰森说,他在大学期间获得了奖学金,这为他打开了一扇门,也让放学后的生活变得更有挑战性,也更有趣。

“人们认为高考是最难的,但大学比高考更难,你必须更有上进心、更独立。”他说。

高考40年后

1978年毕业于圣约瑟夫学院(St Joseph’s College)时,马丁·马尔加莱(Martin Mulcare)是新南威尔士州排名前20的学生之一。他决心与人们的期望背道而驰,避开法律或医学。

“我这么做不是出于怨恨。”57岁的马丁·马尔加莱说,相反,他获得了麦考瑞大学精算研究的奖学金。

自1978年取得高考状元后,马丁曾在顶级金融和银行公司工作,并竞选过国会议员。

此后,他曾在多家保险公司工作过,因为不想当首席执行官,他决定不在公司里向上爬。

因此,他进入董事会,与精算师学生一起咨询和合作。在上一届联邦选举中,他还作为独立候选人在本尼龙(Bennelong)与自由派议员约翰·亚历山大(John Alexander)竞争。

“我得到了3000张选票,这不是我所希望的,但这是一次非常棒的经历。”马丁·马尔加莱说,他的职业生涯告诉他,试图规划自己的生活通常是行不通的。

“要准备灵活应变,但同时,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要有良好的自我意识,即使你对目前的工作非常满意,也要为自己找准机会。”

 

(图片均来源《悉尼先驱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