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澳洲实现“可负担住房” 还需走多久?(2)

2018-06-24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姜亦辛
 
拥有自己的物业是许多澳人的“澳洲梦”之一。(网络图片)
 
澳洲住房市场面临考验
 
据说能使澳洲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高管无法入睡的事情有两件,中国债务和不良贷款的增加,因为这可能是澳洲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以及澳洲房地产市场。
 
澳洲的住房市场令人紧张,澳洲主要银行对房产似乎有着果断而不健康的偏好,其60%的总贷款都分配给了国内抵押贷款。
 
在经历了1987年的全球股灾(澳洲股市累计下跌超过31%)之后,银行家们全体决定房地产的投资是一个更保险的选择,所以在住房贷款中投入了上万亿的资金,这一举措也当然博得消费者的欢迎。
 
银行在住房上的这一巨大开销使得澳洲的家庭负债达到了年收入的200%,为全球最高。这也解释了居民消费停滞、零售业萧条和通货膨胀疲软等现象。
 
就连当下,根据澳洲统计局(ABS)在年初修正后的数据,澳洲的家庭负债总额已被上调至2.466万亿澳元,相当于可支配收入的199.7%,高于2007至2015年间的170%左右。该比例也被被瑞银(UBS)评为“极高”,并列入世界之最。
 
在2002年, 有20%的家庭其负债额超过当时收入的两倍,而现在这一家庭比例达到了30%。
 
但这并不代表着家庭负债的攀升已经结束,瑞银预计在未来的一两年内,澳洲的家庭负债与收入比例可能会涨到205%左右。
 
德勤(Deloitte)合伙人鲁本斯(David Rumbens,音译)指出,“澳洲家庭负债增长主要因受房价上涨拉动。近年来房价日渐脱离国民收入水平,居民债务水平随着资产价值增长,但偿还债务的能力却没有改善。”
 
既然高房价为罪魁祸首,那么房价的下跌是否就意味着该状况就一定会有所改善呢?
 
问题是,如果澳洲房地产灾难性地下跌20%以上,那么经济也会停止发展。
 
自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危机以来,分析家们倾向于关注房地产市场繁荣和破产对银行业构成的风险。更高水平的债务增加了借款人违约的风险,从而增加了银行陷入困境的风险,所有的经济混乱都将由此产生。
 
并且当主要资产价值下滑时,人们就会倾向于少花钱,并且被给予贷款的可能性也会降低。由于家庭消费占澳洲全国GDP的一半以上,所以这就意味着国内经济会被削弱,最终造成高失业率,高抵押贷款违约率和潜在的银行业危机。
 
当然,澳洲政府及其有关行业也在尽量避免这一现象发生。但这并不简单地代表政府在控制房价的大致走向的同时打算为大众提供更多的可负担住房。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