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华人KTV被指涉黄 有中国学生当“女招待”

2019-03-04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红辣椒KTV三次遭警方突查。(《信使邮报》图片)

警方去年底对布里斯班南部库珀坪(Coopers Plains)一家名为红辣椒(Red Chilli)的华人卡拉OK厅实施突查,在一间包房内发现床上用品、避孕套、润滑剂等。10余“女招待”和6名男子被警方勒令跪地。

据《信使邮报》报道,这是当局对昆州东南部卡拉OK厅展开的其中一项现场检查行动,他们担心一些场所存在大量违禁活动。

被突查的红辣椒KTV并不起眼,位于库珀坪主干道一栋建筑的二楼,藏身红房子(Red Hut Asian Delight)中餐馆楼上。去年12月的某个周五晚约10:00,武装警察撞开两扇门,爬上室内楼梯,进入这家KTV。

警方在店内发现十多名“女招待”和6名男子,勒令他们跪下,并将自己所写的名卡举过头。一间包房里还被发现有一些床上用品、用过的毛巾、避孕套、纸巾和润滑剂。这是警方对红辣椒KTV实施的三次突查行动之一。

警方发现包房里有一些床上用品。(《信使邮报》图片)

早前的一次突击检查中,警方在这一无牌场所内还查出26瓶尊尼获加(Johnnie Walker)威士忌、11瓶轩尼诗(Hennessy VSOP)白兰地和两瓶灰雁(Grey Goose)伏特加及3箱托斯特干淡色拉格(Toohey’s Extra Dry)。

但在另一次行动中,尽管澳洲边防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人员携缉毒犬到达现场,警方并未发现更糟糕的情况。

上芒特格拉瓦特(Upper Mt Gravatt)机动灭罪调查组(Tactical Crime Squad)警长伯恩斯(Nicholas Burns)在递交给法庭的证词中谈到警方缴没的物品时表示,警方怀疑红辣椒KTV“被用于非法供应酒品,并为性服务及(或)成人娱乐活动提供便利”。

该KTV已被指控非法销售价值3.7万澳元的酒品。

红辣椒KTV的老板是出生在台湾的32岁男子蒋志仁(Chih-Jen “Tony” Jiang,音译),他在去年12月警方最近一次突查中,也被令跪下。彼时,这家店才刚在7个月前开业。

蒋志仁在宣誓证词中向荷兰公园(Holland Park)治安法院表示,该场所只是为人们提供一种消遣方式,比如让商人们下班后得以放松,或庆祝物业交割,并由一些“女招待”提供娱乐。

“他们被教玩骰子。我们的文化背景中,一边饮酒一边玩这类游戏很寻常。”他还辩称:“我的卡拉OK包房里不存在任何淫秽活动。”

蒋志仁声称顾客自带酒水,“女招待”是来自中国、日本、韩国或泰国的年轻女大学生,一周可赚约700澳元。他表示她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衣,且从未在其场所内见过避孕套或内衣裤四处乱放的情况。店员也声称在店内没有看到过避孕套。

据悉,租下一个KTV包房并不算贵,每小时可低至35澳元,但在有“女招待”的特定场所,价格会飙升。

根据一些发票,在红辣椒KTV与4名“女招待”狂欢一晚,可能要花2000澳元以上。蒋志仁声称,大包房每小时的收费可能达到250澳元,“女招待”的收费则为每小时80澳元,她们自拿50澳元,“纯粹只是唱歌、娱乐和倒酒”。

昆州一名曾做过“招待”的女子称,这项工作获利颇丰,一笔小费甚至可高达近千澳元。

而红辣椒KTV楼下中餐馆的老板曹立彬(Cao Libing,音译)来自中国内地,他没有经营这家KTV,但在楼上有自己的房间。警方突查时,他正在房内睡觉。

曹立彬通过翻译向《信使邮报》演示警方如何让他跪下,并声称楼上并没有什么隐藏的问题。他说警方所为令自己感觉像犯罪,质疑警方为何要骚扰蒋志仁的KTV。

据悉,这不是蒋志仁第一次卷入法律纠纷,他曾是毅力谷(Fortitude Valley) Red & Blue Karaoke的唯一董事,2017年末因违反多项酒牌规定而被罚2.5万澳元。警方在法庭文件中指陈,在他们抵达前,蒋志仁一直在一间后来被发现有毒品的包房里,店员当时向顾客提供了吸毒工具。

不过,蒋志仁目前已收回了去年12月被警方缴获的一部分红辣椒KTV的K歌设备,一位治安法官声称“不认同有证据证明在红辣椒KTV里存在不雅行为或性服务。”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