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美国再下封杀令:这次封杀的可不只是石油(4)

2018-07-10 来源/凤凰财经网 編輯/徐蓓蓓

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公司

韩日郁闷

不仅欧洲企业,作为伊朗原油4大买家之一的韩国,已于近期正式通知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计划自8月起逐步降低进口伊朗的原油量,对于部分至8月到期的原油和凝析油采购合同,到期后将不会续签。

3名韩国知情人士称,韩国政府并未向有关企业下达直接指令,但企业深知来自美国的压力有多沉重,因此,不会冒险从事任何有违美国制裁政策的贸易活动。

韩国国内进口伊朗原油的企业日均进口量,已由2017年3月历史最高峰的62万桶大幅下滑,到今年5月,降至不足20万桶。

注:韩国国内进口伊朗原油的企业主要有SKEnergy、SKIncheonPetrochem、HyundaiOilbankCorp、HyundaiChemical与HanwhaTotalPetrochemicals等。

彭博社透露消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有意在今年7月挑选恰当的时机访问伊朗。如最终成行,这将是1978年伊斯兰革命以来,在任日本首相首次到访德黑兰。

促成此访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已明确要求日本终止其与伊朗的所有能源贸易。

印度不买账

印度每天从伊朗进口原油约70万桶,并且,伊朗在其能源供应中的重要性日益显著。

对于美国此番制裁,印度石油部国际合作联合秘书苏迪尔表示,“印度不承认单边制裁,只承认联合国制裁”。

此外,即使沙特等国动用闲置产能弥补伊朗石油出口的空白,实际却会造成闲置产能减少,让自己应对突发风险的能力下降。尤其是在本次制裁后,中东主要国家间对立加剧,擦枪走火的概率也在提升,此时抗风险能力的下降无疑为自身埋下重重隐患。

可以说,特朗普上台以来的单边主义政策招致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反感。

鉴于美国金融霸权的余威尚在,不排除伊朗经贸合作伙伴尤其是企业纷纷做出“趋利避害”的选择。但从长远来看,世界各国将日趋选择规避美国金融霸权限制的选择,并最终弱化直至瓦解美国的金融霸权。美国在国际制度领域的信誉和权威也将继续流散直至丧失殆尽。

“石油武器”即便威力无穷,但反复为一己私利来使用,违背和平发展大势,那就可能“哑火”。

4

美国制裁等于中国战略机遇?

伊核协议生效后,美国一直利用延长ISA(《对伊朗制裁法案》)期限的手段,对伊朗通过油气产业获取和使用利润加以限制。

不过总的来看,近些年,伊朗的对外合作环境有所改善,目前,伊朗是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最主要贸易伙伴之一:

*伊朗是中国全球第6大原油进口来源地,2017年,我国从伊朗进口原油达3115万吨,占我进口原油总量的7.4%;

*伊朗也是中国企业在海外的重要工程承包市场,目前,我国在伊跟踪和商谈的大项目累计金额超过了1500亿美元;

*伊朗还是中国机电产品的重要出口目的地,占我国汽车对外出口总量的1/4。

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朗的制裁,让德黑兰方面愈发清楚地认清到,美国对其孤立打压的意图,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深化与伊合作提供了机遇。

在政治方面,应看到,虽然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宣布重启提高铀浓缩能力的准备工作,但是,这更多是为了增添与美博弈的筹码,而非真的逼近美伊开战的边缘。

同时,伊朗的核计划与弹道导弹计划占用了大量本可用于改善民生的资源,引发国内民众不满。面对此种局势,伊朗也许不得不维持与美国“斗而不破”的现状,甚至不排除未来妥协、两国重谈协议的可能性。

在经济方面,伊核协议生效后,无论欧盟、日本或韩国,均忌惮美国,因此,各种合作承诺往往口惠而实不至,鲜有重大项目落地。

特朗普政府又搞对伊“史上最严厉制裁”,使西方国家在对伊合作问题上更加缩手缩脚:

波音公司与空客公司总价值380亿美元飞机出口的许可被美方吊销;

法国道达尔、标致-雪铁龙,德国西门子、英国石油等均宣布中止或退出对伊合作项目。

在这种情况下,前不久,伊朗总统鲁哈尼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表明其加快向中国靠拢、寻求政治经济支持的意愿,无疑为双边关系提供了战略机遇。

就美国的“封杀令”,中国外交部给予回应称:

“中国和伊朗是友好国家,将在符合各自国际法义务的框架内保持正常交往与合作,包括经贸和能源领域的合作”。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