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香港在进步 为什么还有香港人感到失落?

2017-03-25 来源/观察者网 編輯/徐蓓蓓

近日赴港参加“四城文化交流会议”筹备会,与“东方之珠”有了一次亲密接触。有朋友问:香港是不是有些变化?此行有何感悟?我一时语塞。说实话,从表面化直接观感看,置身于香江之畔,维多利亚港湾两岸一派熟悉的繁荣景象,这座城市还是保留着一如既往的美好印象:街景干净、秩序井然,方便舒适、安静优雅,繁华富贵、活力充沛,市民素养好,国际化程度高,给人一种温情的亲近感。

可是近年来香港发生了占中、旺角暴乱、港警殴打占中者获刑2年、前特首涉贪案等一系列事件,不免令人产生疑惑:这座“东方遭遇西方”的城市怎么啦?面对这一问号,以我个人感悟,应该做一些发展演化的比较。

早在1990年新春佳节期间,我应邀来到深圳,采写记录特区建设10年发展变化的专著《深圳河告诉世界》。沿着当时的皇岗、岗厦、福田、罗湖、罗芳等边境村采访,这些村的村长都不约而同地带我到制高点、边境线,指着那如巨蟒一样静卧在山野天地之间的黑色铁丝网,叙说“这边”与“那边”的辛酸往事。

事实上,“这边”与“那边”原来是一家人,都是祖宗的山、祖宗的水、祖宗的田,来去自由,日子也过得差不多。后来,慢慢地两边有了距离,“这边”的人想往“那边”了,来去也不那么方便了,只是由于“那边”日子过得好,而“这边”呢闹政治搞斗争越折腾越穷,越穷越失去人心失去吸引力。

上世纪70年代末,香港一般工人月收入已达1500港元左右,大大高于内地。正是由于经济利益、物质生活上的巨大落差,曾经引发震惊世界的“逃港大风潮”,也拉开在深圳办经济特区的改革开放大幕。

1997年6月,我来到香江采访香港回归祖国盛典,亲身实地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随着7月1日那历史性神圣一刻的日益临近,洋溢在香江两岸的回归情越来越浓,香港同胞也特别注重辨别历史的是与非。英国在1841年1月25日强占港岛,当时侵略者把登陆点称为“占领峰”。对多数香港人来说这个地名已显陌生,在回归之际不少人或查历史书籍考证,或来到当年登陆点即今上环水坑口街附近的大笪地一带实地察看,铭记那段屈辱历史。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