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中国电商新法实施 澳洲代购圈面临洗牌

2019-01-11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文/ 严 哲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澳洲代购圈面临洗牌。(网络图片)

代购是澳洲华人圈子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相关资料,目前澳洲华人群体中,至少约有5%(即5-6万人)从事代购行业。有人估计,仅一年,澳洲代购者就向中国“出口”了总值超过6亿美元的产品。 

自新《电商法》于1月1日正式实施后,澳洲的代购圈就新闻不断,变化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那么,《电商法》究竟有何威力?现在的澳洲代购们还好吗?

《电商法》实施,代购们慌了?

代购“产业”的起步阶段大约在2005年。中国留学生或者是在海外工作的人,回中国的时候顺便帮亲戚朋友带一些当地物美价廉的产品。而澳洲是保健品大国,并且没有本土的奢侈品,因此在奢侈品代购方面跟中国相比并没有价格优势,大部分代购经营的都是保健品以及其他澳洲特产。 

《电商法》实施后,代购圈内早就流传的多个监管措施版本,比如“敏感字眼交易双方封号”、“不能微信直接付款”、“朋友圈限流和降权”等,由此还产生了风靡朋友 圈的“灵魂画手”段子。 

其实,这些臆想的“监管”并不源于新法,更多反映的是代购群体的心理变化,对于很多以此为生的代购来 说,他们多少有点担忧和慌张。 

《电商法》对这些“代购”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根据相关规定,代购必须持有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 照,依法履行纳税义务。此外,销售食品的还需办理相 关食品流通许可;没有中文标签的产品,未通过国家认证,也不能在网络平台销售。 

此外,“代购”所有卖货的平台也都被囊括在监管范围内,无论是在微信朋友圈、直播导购平台,还是在淘宝开代购店,都将被列为电子商务经营者。根据《电商 法》,经营者一旦违规最高罚款200万元。 

王颖在澳洲做了4年代购,她更在意的是,《电商法》还对奶粉保健品做出明确规定:如果没有中文标签,或者不是 国家认监委认证工厂生产的奶粉保健品,一律不得销售。当她将这一消息发布在微信群后,客户开始疯狂下单,提前 囤货。“这很可能断了澳洲代购者们的出路。”王颖说。 

除了代购,华人物流也产生了忧虑。刘伟(化名)3年前在澳洲开设了快递公司,帮助当地代购将货发回中国。目前最让他担心的是,随着《电商法》的实施,澳洲 当地众多小代购陷入对未来的恐慌、以及是否转行的担忧中。而一旦代购减少,自己发货量必然也会减少。 

据了解,通常快递公司在接到代购准备寄发的货物后,需通过当地货代在澳洲海关通关后发往国内海关,再由所合作的清关公司对商品进行清点,并把相应资料 递交给国内海关,海关再按着资料清点检查后放行。因此在物流行业,走量是关键,只有运货量达到了一 定的量级,合作方才愿意给到相应优惠的价格。

转型困惑?监管仍待出具细则

《电商法》中,执行难度最大的要点是,不管是什么代购,都需要营业执照,还要是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 业执照。如果偷税漏税,需承担刑事责任。 

《电商法》虽然已经实施,但对于那些“个人代购”的人来说,依然有点手足无措。让他们困扰的是,平时只在微信朋友圈发发商品信息,没有固定的经营场所和网 址,应该如何进行工商登记? 

去年12月初,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做好电子 商务经营者登记工作的意见》,其中提到,电子商务经营者申请登记为个体工商户的,允许其将网络经营场所作 为经营场所进行登记。此外,允许将经常居住地登记为住所。但以网络经营场所作为经营场所登记的个体工 商户,仅可通过互联网开展经营活动,不得擅自改变其 住宅房屋用途,用于从事线下生产经营活动并应作出相关承诺。 

媒体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每天光杭州就有数以千计的淘宝卖家办理营业执照。然而对办理流程困惑、 所需资料不全、办理人数多要排队、客服服务不及时等问题,让不少卖家感到烦恼和无助。 

此外,如何界定哪些是“电子商务经营者”也引起了部分代购的疑问。一位留学生代购表示,她经常帮亲戚 朋友直邮一些澳洲当地的保健品、化妆品,看起来自己确实算得上一个“代购”。但她从未进行过盈利性宣传,帮朋友购物过程中也基本不收取差价,有时候代购赚的 差价甚至不足以抵扣期间产生的交通费,这算“电子商务经营者”吗? 

在她看来,“留学生回国带30瓶绵羊油送亲友是很常见的现象”,如果新法采取一刀切的办法,肯定会波及无辜。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董毅智表示,界定“电子商务经营者”的难度存在,但并非没有可操作性。微信朋友圈和商业经营的界限逐渐模糊之后,如何 监管的问题就抛了出来。 

“这也是本次电商法进步的一点,就是依然将其纳入 到了监管范围,更多地从交易实质出发,而不限制于微信朋友圈的定义,着力于市场安全对其进行规范。”董毅智认为 ,电商法对于微商代购的监管,还需之后进一步细化和规范。

过渡期,改变在慢慢发生

面对新《电商法》,代购、物流、品牌商在忧虑之下,变化也正在慢慢发生。

对于澳洲的代购们来说,普遍做出的选择大概分两种:一是维持原来的业务不变,登记注册公司并依法纳 税;二是放弃采购等供应链环节,集中精力做好客服和推广。 

注册公司这种选择,适合已经形成规模、有组织的中大型代购,因为他们的规模较大,在此之前部分已经以企业的形式运作,并且部分“经销化”,有的甚至直接从 品牌厂家处拿到货源,而并非直接去药房和超市购买。 

比如在大学毕业后移民澳洲的楚仔,在澳洲读营养学的同时,也经营着一家代购网店“楚仔家”。近段时间,“楚仔家”正式以澳洲公司的名义更新了微信公众号信息,其店铺主体也将从有赞店铺转移到新的澳洲网站平台,支付方式也从个人对个人的微信、支付宝直接支付,转变成了专属的付款码。 

而对于小型个人代购来说,随着大型代购的经销商化和“一件代发”平台的兴起,放弃直接采买,向第三方 公司采购代发越来越成为一种明智的选择。这虽然可 能摊薄了产品差价带来的利润,但有利于激发客群的活跃度,节约时间成本和垫付成本。毕竟,多年累积已产生信任的消费客群才是代购们的最大优势。
 
在这个角度,《电商法》一方面促进了代购的正规化,另一方面也促进了整个行业产业链的进一步细化分工,从开店、选品、供应链、系统、支付到仓储、物流、运营,每一个环节都出现了专业化的群体。对于以“客群关系”见长的个人代购来说,《电商法》的出台对他们未必不那么友好。 

除了代购本身,品牌方和物流公司的变化也在慢慢 产生,但尚在过渡期,影响还不明显。如“没有中文标签、未通过国家认证的产品不得销售”这一点,据此前消息,不少品牌方已在加紧国内审批,中国商务部也承诺给到“过渡期”。 

无数细小的变化正在悄然地发生,但不管如何,最大的受益者最终是消费者:法律的出台将使现阶段处于监管盲区的海外代购有章可循,代购的违法成本将不断增加,价格却不一定上涨,而消费者购买的商品质量越来 越得到保证,在售后维权等环节,其权益也会得到保护。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