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专访OAM勋衔获得者:涂卫平的排球人生

2018-06-13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文/辛矣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涂卫平。(本报记者/摄)

他是大家口中低调谦逊的“涂老师”,也是澳洲排球界知名的“涂教练”。当年澳洲国家男排以他名字命名的“卫平角(Wei Ping Corner)”,帮助许多队员提升了技术。他组建了首支澳洲国家残疾人坐式排球队,还梦想有朝一日组建澳洲首支气排球队……他就是涂卫平。

今年女王生日当天,涂卫平凭借为残疾人排球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而获OAM(Order of Australia)殊荣。今天,本报记者对这位始终心怀梦想的获奖者进行了专访,聆听他的排球人生。

命中注定 结缘北体排球

出生于上海的涂卫平,是在小资的“法租界”长大的。父亲是一个爱国人士,50年代初“两航起义”回国,为建立新中国民航事业做出贡献。他曾在抗战时期为中国运送药品和后备物资无数飞跃喜马拉雅山,也是美国驼峰协会会员。

在建襄小学和共青中学,涂卫平度过了青少年时代。高考时,他原本填了江西师范学院,正好北京体育学院(现在的北京体育大学)招生老师来找惊喜师范的招生老师,同学相聚谈到招生一事,结果涂卫平被北体招生老师一眼相中“讨”了过去。“后来才发现,我生日正好就是北体建校日,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吧。”他说。

在北体的生涯,至今使他受益匪浅。“我喜欢足球、武术、游泳,却没打过排球。选择排球是因为这项运动需要技巧,‘吃技术饭’总是没错的。”他用“玩命练”来弥补“零基础”,每天早上帮工人打扫,换得对方同意早开门让他训练。鱼跃、翻滚、扣球、垫球……千百万次的倒地,终于使他成为北体排球队里具有出色防守技术、动作最漂亮的队员之一。

同时,他的理论基础也很扎实,运动解剖学、运动生物力学、统计学、营养学等课成绩都很好,成为当年排球专业里唯一一名留校任教的学生。“为什么选我?也许因为我就像一张白纸,从零学起,没有错误动作。”他说。

留校12年,涂卫平在科研、训练、教学方面成果颇丰,几乎每年都有论文发表,校庆教案展览也总少不了他的那份。

设计教具 量身定制教案

1988年,他获得一个来澳机会:“如果不出国,我一路走下去,应该能成为副教授甚至教授。但是,到外面闯闯的念头一直都在,最终还是决定出来。”

和所有刚到澳洲的人一样,他也住过合租房,睡过地铺,打过工。幸好,他有着足以傍身的专业和高于别人的技术,很快就在排球界一展拳脚。他曾在North Ryde女子排球俱乐部任教,带领球队连续7年获新州女排冠军,连续3年获全澳最高级别联赛冠军。1990至1994年,他又担任澳大利亚国家男排教练之一。

很多人都知道,球队中有个“卫平角(Wei Ping Corner)”。球员技术出错了、精神低迷了,都会被拉到“卫平角”,涂卫平便以罚球的形式帮他们恢复。“如果扣球不精准,‘罚’的意味更多。我给的球,队员努力一把就能救起来,能帮他们提高技术、增强信心。”

获得OAM殊荣,也源于涂卫平对残疾人排球的贡献。他组建了澳洲首支残疾人坐式排球队,队员都从未接触过排球。“一开始,球到他们手上就飞,我就先用装满水的气球练,有重量,又不飘。然后在气球里再套装水的气球,再过渡到沙滩上经常用的彩色瓜皮球,最后才用排球。”

不仅教具不同,连教学方式也与健全人大相径庭,难点就在于每位队员的残疾部位不同,移动方式都不一样。“比如,左脚残疾的,往右边移动很稳,往左边就会失去平衡。”涂卫平说,他用创新、独特的设计,为每位队员“量身定制”了专门的技战术训练方法,并写了许多论文指导教练员。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