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微信代写广告诱华生作弊 枪手揭行业黑幕

2019-07-15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墨尔本大学一间厕所门后的中文代写广告。(澳洲广播公司图片)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中国留学生张莎莉(Sally Zhang,化名)近日第一次找“枪手”买论文。行此“下策”并非她无从下笔,而是为了提早享受假期。

张莎莉目前在西澳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攻读研究生学位。面对微信上各个代写服务机构发来的如潮般的“添加对方为好友”邀请,她终于在上个月接受了代写服务。

“代写机构不时给我发信息。”她说:“它们经常在微信朋友圈发广告,其上带有诱惑性的广告词,比如‘假期快到了,把作业扔给我们,去享受吧’。”

张莎莉接受澳洲广播公司采访时还称,她为一个3000字的项目计划掏了600澳元,目前仍在等待成绩。

然而,根据联邦政府本周早些时候提出的法案,商家若提供此类服务,或很快被视为违法。拟议的法案下,提供或通过广告营销所谓的“合约作弊(Contract Cheating)”服务将构成犯罪,被定罪者可能面临最高两年监禁或最高21万澳元罚款。

“合约作弊”猖獗

“合约作弊”即指学生要求他人代为完成作业或考试,通常需付费。

澳洲广播公司采访的多名留学生及学者均表示,微信、脸书(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大学布告栏、甚至校园厕所门后都充斥着“枪手”广告。

南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副教授布雷塔格(Tracey Bretag)表示这类广告也侵入大学电子邮箱中,并称中国留学生尤其容易中招。

她说,代写机构发来的邮件看似大学校方所发的合法邮件,因此令英语欠佳的学生尤感困惑。“我们的中国留学生告诉我,有时他们一些收到三次关于这些商业网站的广告。”

布雷塔格的研究重点是在学术诚信方面。她根据对澳洲八所高校的1.4万名学生及1100名教职员的调查访问,于去年发表了有关澳洲高等教育领域“合约作弊”现象的研究结果。

结果显示,尽管仅有6%的受访学生主动表示参与了至少一次作弊行为,15%的学生承认购买、兜售或交换过“小抄”。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的罗兰(Susan Rowland)告诉澳洲广播公司:“我们常发现,学生的家人为出钱给他们读书作出了巨大牺牲。他们需要通过考试,有些负担不起二修课程,所以他们背负重压。”

“不道德”但有利可图

小欣(Xiao Xin,音译)从中学毕业后,在大学开学前的短假里,曾决定与两名朋友一起开办一家代写公司。

如今已是实验研究员的她表示,学生掏钱给她代写的不少论文都很容易完成,比如读后感、电影观后感,而且该行业牟利丰厚。彼时,她每250个字收费50美元(71.8澳元),她的机构一个月内就进账约7000美元。

“这在学术上是失德的,我很后悔。我们只经营了一个月边停手了,这是一部分原因。”她说:“我有一个朋友如今还在做这项生意,它有利可图。”

尽管有些“枪手”是职业作家,但小欣坦言很多人像她一样,在身份背景及代写公司成立时长方面撒了谎。

许多机构还声称使用了大学反抄袭软件Turnitin,它可搜索到各种网上资料及学术内容。他们是通过Turnitin检查代写作业后,再将其发给学生客户。

但Turnitin地区负责人索利(James Thorley)则表示这些说法基本不实,并称已注意到这些网站,正与当地律师合作, 保留对侵权网站的追索权。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