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全澳各地的学校都在利用现有设施获取创造性筹款的回报,以实现利润最大化。

 

求人不如求己,与其等待政府拨款紧巴巴地过日子,倒不如自己想方设法宽裕度日。澳洲许多学校秉持这样的理念,并付诸于实施,在许多筹款学校资金方面开动脑筋,因地制宜,虽千奇百怪但与时俱进,颇有成效,可谓生财有道。

澳大利亚新闻集团日前对澳大利亚课程、评估和报告管理局(ACARA)的财务数据进行分析,公布了2017年全澳学校收入最高的100所学校。2017年的数据是ACARA网站上最新的财务数据。

这100所收入最高的学校,都在利用各种条件,寻找各种奇怪而奇妙的方式来筹集学校急需的资金。这当中,新南威尔士州的独立学校占了几乎半壁江山,达40所之多,绝大多数均为私立学校和天主教学校。其中悉尼顶尖的私立学校均囊括在内,包括SHORE私立中学,收入达13,395,236澳元,它也是新州收入排名最高的学校; Knox Grammar School ,收入达5,887,586澳元;SCEGGS,收入达 5,778,303澳元;Abbotsleigh,收入达$12,413,988以及Sydney Grammar 等等。

ACARA显示,些学校的私有收入并不包括联邦政府或者是州政府的拨款,而是包括来自其他来源的收入,这些数据包括“捐赠、银行账户利息、交易活动利润和资产出售利润”,以及来自筹资活动和资本用途的部分收入。国际学生的学费也包括在学校私有收入中。

如果说起学校的筹款方式,许多人首先闪入脑海的是那些制作蛋糕进行义卖什么的传统方式,一次性的筹款义卖活动显然难以满足学校和学生日益增长的需求;而创造性的筹款活动已经成为澳洲学校的新规范。条条大路通罗马,赚钱的方式也有千万种。

这些额外的筹款收入给学校和学生带来的裨益是多方位的。 比如在悉尼北岸的一家公立学校的学校快报上就介绍,在刚刚过的的2019年第三学期,该学校的P&C便利用各种资源为学校筹集了20多万澳元,这些资金则可以额外为学校添置各种教学设备。 

如今,全澳各地的学校都在利用现有设施获取创造性筹款的回报,以实现利润最大化。一些学校白天是校园,晚上变身为房车公园;一些学校工作日是教学,周末则变身集市大卖场。下面我们来看看全澳各地学校生财有道的方式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