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华生参加学校徒步疑中暑而死 家长诉校方

2019-02-26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李胜伟在学校营地活动中身亡。(《每日邮报》图片)

据《每日邮报》报道,一名华裔少年参加学校营地活动期间疑似中暑死亡,他的父母目前正对校方提起诉讼。

李胜伟(Alexander Sheng Wei Li,音译)曾是汉庭塔瓦学校(Huntingtower School)11年级的学生。2016年,他顶着近40摄氏度的高温,在学校的露营活动中进行长距离徒步时身亡,结束了年仅16岁的生命。

死者家长目前正与Maurice Blackburn律所接触,声称儿子之死“完全可以避免”。

针对李胜伟的死因聆讯发现,他可能死于“高温有关的疾病”,并聆悉他于2009年被确诊患有哮喘,但医生曾认为问题并不严重。

Maurice Blackburn的首席律师约安努(Dimi Ioannou)表示,李胜伟的身亡是一场本可避免的可怕悲剧。“亚历山大(指李胜伟)的父母把心爱的儿子托付给学校,希望校方能照顾好他。然而,他却在酷暑天背着极其沉重的背包行进。”

昨日一份递交给维州高等法院(Victorian Supreme Court)诉状声称,这名汉庭塔瓦学校的学生读11年级时到南澳普拉巴戈站(Plumbago Station)参加徒步旅行。学校的徒步活动已连办近40年,目的本应在于传授处于发展阶段的学生“领导”及“团队建设”能力。

家长们已被告知这项传统徒步活动将会很艰苦,但每人想到他们的孩子会在跋涉中身亡。据悉,这次营地活动并非强制性,但校方建议学生参加。

约80名参加学生行前做了整年准备,最终在2016年2月炎夏高温下踏上了60公里徒步之旅。李胜伟期间被分到一个13人小组,由至少3名老师进行监督。

据描述,李胜伟身材“矮胖”,此前并不知道要参加体能活动。

根据法庭文件,他徒步时身背17公斤重的背囊并带有一个7公斤的水袋。有人看到他步行6.5公里,到达了第一个营地。

死因官发现他及其队友此后经历了一个难熬的夜晚,遭受到蚂蚁威胁。

翌日清晨5:30分,李胜伟食过最后一碗谷维滋(Nutri-Grain),启程又进行了14公里的徒步。上午10:30左右,队友们注意到李胜伟走得有些费劲,但他未确实显露出疲态。

但聆讯还发现,随着时间推移,经受烈日暴晒的李胜伟被人注意到“拼命紧抱水袋”。一位队友向死因官表示,李胜伟当时几乎不能呼吸,倒在地上,试图将氧气吸进肺部。

一位老师递过一个普通的玉米卷饼,但他已无法动弹。

据悉,为了给步履维艰的李胜伟“一些尊严”,他曾被安排在前方领队。聆讯聆悉,彼时他的喉咙中传出喘鸣声,已变得疲惫不堪、神思恍惚。尽管已喝了整袋水,但他在行进时还渴望喝更多水。

当时的气温已升至39.1摄氏度,李胜伟开始慌乱起来。一位老师把一条湿围巾围在其脖子上,他已出现幻觉,说话语无伦次。他尝试站起来,但最终跌入丛林中,瘫倒在地,浑身发抖。

当温度飙升到39.5摄氏度时,李胜伟被抬到一辆汽车后座上,车里的空调开到了最低。然而,一切为时已晚,急救人员赶到时,他已无法被救活。

李胜伟死时年仅16岁。(《每日邮报》图片)

新州暂委死因官韦斯特(Iain West)在对涉事学校及营地活动进行审查时,提出指责。他建议校方在盛夏停办此营地活动,并批评学校在酷热的天气下让学生长距离负重徒步。

Maurice Blackburn的律师声称,汉庭塔瓦学校未履行对李胜伟的家长的义务,校方有责任合理谨慎、有技巧地组织营地活动,并照顾他们的儿子。“被告疏于管理营地活动,导致原告受伤、死者死亡。”

律师还称,学校职员当天并未查看天气,对死者可能在多高的气温下徒步并不知情,且不清楚如何将汉庭塔瓦学校风险管理计划(Huntingtower Risk Management Plan)应用到普拉巴戈之旅(Plumbago Expedition)中。

根据诉状,学校让李胜伟在超过35摄氏度的天气下背包、带水出行前,并没有适当考虑李胜伟的身体健康状况,也未提供足够的时间让他在徒步之前适应当地的环境。

事发时,该校校长正在印尼参加另一次学校营地活动,至今未回复《每日邮报》的来访。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