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留学生才寄宿?本地中学生为何也爱住校

2018-11-04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增长最快的寄宿生群体是家在悉尼但为了上课更方便的同学。

在中学的前三年,诺亚德温特(Noah Derwent)很享受每天从棕榈滩(Palm Beach)到沃龙加(Wahroonga)的通勤路程。但随着运动和学习变得更加紧张,他开始抱怨每天在公共汽车上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因此,在10年级,他加入了越来越壮大的寄宿学校“大军”。

“这是我的决定,而不是我的父母,”他说:“我想更多地融入学校的生活,但是很显然住在那么远的地方有点难做到这一点,因为我将把整个晚上的时间都浪费在回家路上。并且我还认为和同学住在一起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在过去的几年里,寄宿学校大多是乡村小孩。 澳洲寄宿学校协会(ABSA)的理查德斯托克斯(Richard Stokes)说,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因为现在的农场越来越少,而且管理人员常常进出,所以生活在这些农场的家庭也越来越少。

在以前,寄宿生多是土著居民和国际学生,但是现在,悉尼本地的寄宿生也越来越多。因为交通堵塞问题严重、父母工作繁忙,以及学生们想要及时寻求学业帮助,所以住在学校对于那些能够承受每年额外3万多澳元寄宿费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十分有吸引力的选择。

“可能会有两个明显的市场(增长点),”斯托克斯先生说:“第一个就是,本地学生住的地方离学校太远。就像悉尼,你需要花费大量的通勤时间;第二个就是,有一些家庭想让孩子有机会离开一个特定的社区,比如卧龙岗。又或者在昆州,我们可以从学生们在黄金海岸和阳光海岸之间的‘迁徙’得出这个结论。”

澳洲今年有20,650名寄宿生,自2013年澳洲寄宿学校协会开始收集数据以来,这个数字大致保持稳定。男孩的人数多于女孩,但也只是略多一点儿,而大多数寄宿生仍然来自土著居民区。

当你和100多个13岁的孩子一同挤在一个大宿舍时,你的生活便会和以往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作为诺克斯文法学校(Knox Grammar)的10年级寄宿生,诺亚和另一个男孩共用一个房间。但在11年级和12年级,他会有自己的房间。

在诺克斯文法学校,寄宿生们有责任维持自己的房间卫生。他们会轮流确保公共区域的整洁,把需要洗的东西带到洗衣房,或把洗碗机打开。

“在家时,你可以把碗放在水槽里,然后妈妈或爸爸会帮你把它洗干净,”诺亚说:“在这里,如果你不把碗放在一边,那么晚上在厨房的同学就必须帮你这样做。而他们可能会对此感到不满。”

在诺克斯文法学校有一半的学生来自海外。在7到9年级,会有很多不同国家的学生;然而在高年级,会有很多在城市长大的男孩过来。今年有一个来自悉尼北部的特拉慕拉区(Turramurra),一个距离学校只有几个区域的地方。

“我们不是43个独立的个体,而是一个大家庭,”诺亚说:“这里的每个人都如此亲近,每个人都乐于向彼此表达自己的感情。我们互相依赖,并且知道这里的每个寄宿生都会成为我们坚强的后盾。”

斯托克斯先生表示,最近,圣三一文法学校(Trinity Grammar)宣布,它将在100年后关闭其寄宿公寓。然而,这里有一些别的学校却正在扩大他们的寄宿服务。

在过去的10年里,阿斯克姆学校(Ascham School),国王学校(The King’s School),诺克斯文法学校(Knox Grammar School),克兰布鲁克学校(Cranbrook School)和苏格兰学院(The Scots College)翻新、重建、或新建了他们的宿舍。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