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考场。(网络图片)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危险时期

“在我高中的最后一年,我穿校服之前会抖100次(100次代表我想要的完美分数100分)。我有一些强迫症倾向。我追求‘卓越’——这实际上是我高中时代的座右铭,但这也同时牺牲了我健全的心智。”日前,一位在2018年参加澳大利亚维州高考,如今在墨尔本读大学的学生,在《时代报》网站上发文《维多利亚的高压教育制度滋生孤独(Victoria's high-pressure education system breeds loneliness)》分享了她在高考前所经历的压力、孤独和挑战等方面的感受。 

这位学生说至今她还在和强迫症做斗争,这并没有随着高中生涯的结束而画上句号。她认为,在当时,除了社会压力,维州高考(VCE),期间的学业压力也加重了他的孤独感和心理健康问题。她认为高考,将年轻人的自我价值与ATAR混为一谈(注:ATAR全称为Australian Tertiary Admission Rank,即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入学排名,这是澳大利亚高校在录取学生、设立分数线时所采用的衡量标准)。

她说,高考的训练,让学生将同伴视为阻碍他们走向成功之路的障碍。那么,高中毕业之后在大学里很难交到朋友,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她在洗手间的小隔间里吃午饭的时间比和别人在一起的时间还多。

而经历了高考的压力,感到迷茫、孤独和不知所措的,远远不止她一人。 有的学生或许考试成绩优异,已经有了明确的选择和目标;但也有的学生正处于紧张和压力当中,有的人或者说出来,或者寻求帮助,或者自己想办法去消化和解决,有的人则默默放在心底……

据《先驱太阳报》网站报道,今年维州高考成绩即将放榜。在高考后,在学期末,在放榜前,随着12年级(高三)的学生正在紧张地等待ATAR的结果,还有其他青少年学生进入了高中,有关专家呼吁家庭要重视参加了高考的学生以及面临高考压力的学生等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因为这段时期被视为危险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