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澳少有非华裔普通话流利 据估仅130人

2019-06-25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研究估计,仅有130名非华裔澳人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澳洲广播公司图片)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工党前座议员鲍文(Chris Bowen)表示,澳人误认为对华拥有与生俱来的了解,仅仅因为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工党最近推出了深化亚洲关系的计划时,鲍文称,学习中文的12年级学生人数自2005年以来大幅下降,这对澳洲不利。他说:“居住在这一伟大国家的2500万澳人中,仅有130名非华裔背景人士的普通话水平好到可以经商。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那么,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的非华裔澳人真的仅有130人吗?墨尔本皇家理工学院与澳洲广播公司共同发起的事实查证(RMIT ABC Fact Check)栏目展开了调查。

分析指,鲍文的说法是根据已知信息所作的推测,它最初是由两名澳洲学者提出。

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前中文研究主管凯恩(Daniel Kane)在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中文教师培训负责人奥顿(Jane Orton)等其他学者的协助下,估算出了这一数字。

凯恩教授和奥顿博士向事实查证栏目称,在统计有多少华裔背景人士熟练使用普通话方面,并没有正式或精确的方式。但鉴于这一群体规模很小,用非正规的方式进行统计是可行的。根据事实查证栏目与该领域一些专家的细查,大家都认同130人的数字可能八九不离十。

这一数据是由凯恩所带领的一个团队估算得出。该团队包括12年级中文考官、大学讲师、外交与贸易部(DFAT)人员及澳洲中国商业委员会(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成员。他们统计了在以下领域及组织中工作的拥有熟练中文语言技能的人数,包括学术界、外交界、(其他)公共服务部门、澳洲中国商业委员会、澳洲工商总会(Australian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的人员及非华裔中文教师。凯恩表示其中并未包括军队人员,并称其统计方法是出于“有根据的推测”。

奥顿说,研究团队5年前最初估算,能说流利普通话的非华裔澳人为105人,后来又加估了25人。“130人是非正式但知情的估算。即便是估算得出105、120或145人,也问题不大,人数依然是微不足道。”

必和必拓中国(BHP Billiton China)前主席迪因斯(Clinton Dines)2014年回澳前,在中国居住了近30年,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他表示,尽管可能有130多名非华裔背景的澳人中文会话能力良好,但能达到最高专业水平所需的中文读、写、说熟练技能的人,可能不到130人。“在政府、学界、商界的高层决策者中,我能肯定告诉你,没有130人。”

亚洲教育基金会(Asia Education Foundation)执行会长库里(Hamish Curry)称:“鲍文正确地指出,在非华裔背景或血统的澳洲成年人中,熟练掌握普通话且达到能经商水平的人数较少。“改变这一状况的一大关键途径是让更多学生在校学习中文。但近10年间,完成12年级普通话课程的学生比例几乎未变。”澳洲课程评估及报告管理局(ACARA)的数据显示,自2006年以来,报读中文的12年级学生在所有语言(课程)招生数中的占比,一直仅维持在19%至21%。

另据统计,维州中学学习中文的学生最多。维州课程与评估局(VCAA)整理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的5年内,维州报读作为第一语言中文(Chinese as a first language)课程的学生人数增长27%,而报读作为第二语言中文课程(Chinese as a second language advanced)的学生同期减少23%。奥顿博士2016年为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撰写的一份报告指出,特殊项目的教学不足及经费短缺,是学习作为第二语言中文课程的学生人数下滑的主因之一。

奥顿还称,澳人能使用中文进行有效交流是必要的,这不仅是出于商业目的,也是为了全澳的繁荣及安全。吉拉德(Julia Gillard)政府早在2012年《亚洲世纪中的澳洲(Australia in the Asian Century)》白皮书便指出:“澳人若不提高英语以外语言的熟练程度,澳人与亚洲构建更深层次关系的能力将会受阻。”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