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成主要净移民来源 被指增人口负担
2019-04-22| 15:36| 来源:澳洲新快网| 编辑:Kayla

人潮涌动的悉尼CBD市政厅火车站。(《澳洲人报》图片)

澳洲著名人口学家比勒尔(Bob Birrell)声称,为了减轻移民给澳洲大城市造成的“负担”,应该向海外学生提出更高的英语和经济要求,而不是”摆弄“澳洲的永久移民计划。

据《澳洲人报》报道,比勒尔在1份新报告中指出,涌入澳洲的留学生人数已经超过了其他类别的移民,成为了澳洲最主要的净移民来源。

就在1个月前,澳洲政府才宣布将年度永居配额从19万降至16万,但比勒尔的结论却是永居配额调整并不是大问题,因为留学生“对澳洲的人口增长是大得多的重要因素。”

比勒尔的研究发现,以澳洲的年度出入境人数差异计算出的净移民数量显示,现在留学生占了净移民的44%。

2018财年澳洲的23.67万净移民里面,留学生占了 104,987人;留学生的净移民增幅也超过了其他类别的移民,例如访客、工作或永居等,从2012年的2.57万人增加到了上财年的逾10万。

通过对澳洲统计局(ABS)和内政部的数据进行分析,比勒尔发现留学生是悉尼和墨尔本两地内城人口增长的最大来源,”因此也是各城市拥堵危机的主要因素“。

他建议联邦政府要减轻澳洲接收移民的负担,”只有1个明确答案“,就是扭转对留学生英语及经济要求放宽的现状。

在澳洲高校积极争取留学生的情况下,比勒尔指出因为大学放宽入学标准和英语要求,对高教质量造成不利影响。

澳洲国际教育协会(IEAA)行政总裁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称,澳洲大学对比勒尔利用移民数据来攻击高校及留学生的做法感到”厌烦“”,还指出:“内政部和财政部去年1份报告显示,有87%的留学生都返回了其祖国,(比勒尔)他的研究和这个报告背道而驰。”

“如果87%都回国了,我不知道他的44%从何而来。”

哈尼伍德还指责比勒尔“狭隘地看待问题”,没有考虑留学生带给澳洲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

格拉顿学会(Grattan Institute)高教项目负责人诺顿(Andrew Norton)虽然认同比勒尔对留学生是净移民最大来源,以及他们大多集中在大城市,尤其是墨尔本和悉尼的书法,但指出也有一些需要考虑的积极因素。

诺顿指出,留学生除了在学费和生活开支方面为澳洲贡献了数百亿澳元之外,他们的需求也支持了清洁、款待业和优步(Uber)司机等庞大的劳动力队伍。

比勒尔指出,之所以留学生成为悉尼和墨尔本人口增长的最大推动力,是因为澳洲政府2011年放宽了留学生的英语和经济要求,导致更多留学生来澳之外,而且也能获得永居。

据悉,内政部的数据显示,政府2017财年签发的永居最大类别是早前持有高等教育和职业培训签证者,以及他们的配偶或家庭成员,人数为42,541 人,占当年永居签证总数的22%。

去年内政部长杜敦(Peter ­Dutton)收紧一些规定后,获得永居的留学生比例略降到了18.7%。

留学生来澳目的不同 中国学生毕业多回国

比勒尔还发现,自2011年以来,到澳洲城市从就读的留学生大大增加,而且有’两个泾渭分明的市场“。

一个是”中国市场“。中国学生就读于澳洲的”G8“研究性大学,每年的学费高达4万甚至更多。和过去不同的是,随着中国的富裕阶层增加,大多数中国学生完成学业后都回了国,因为他们的学历以及在英语国家生活的经验,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就业道路,在中国有良好的就业前景。

ABS数据显示,发给中国公民的留学生签证在2013年至去年期间,从22,638人倍增至47,794人。

而第2个市场则是由大量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学生组成的”印度次大陆市场“。他们主要就读于非”G8“大学,以每年2万澳元左右的学费就读商业、管理和IT等课程。

ABS数据显示签发给上述国家学生的留学签证同期从14,110 人飙升到了51,305 人。

比勒尔认为,对这些南亚学生来说,澳洲留学的主要吸引力是能得到进入澳洲劳动力市场的机会,以及获得澳洲永居的可能性。
据称,留学生经常会在早先的签证到期时申请485签证,在留澳期间寻找得永居的途径。

仅去年就有46,711 名海外学生获得了485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