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人对男性特质以及男性所选择的职业有不同的看法。(网络图片)

 

也许这很难让人接受或者相信,但是在澳大利亚这实实在在地持续发生了超过50年的时间。

在当前的社会,男性可能主导了社会的许多领域,但有一个关键领域他们的影响力和数量正在下降——这就是在教学领域,这对整个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而教育专家们认为这对整个社会是不利的

澳大利亚有一些甚至认为,在教学领域里,尤其是在学生年龄段越低的教育领域里,男老师就像“母鸡的牙齿”一样罕有。而曾经奋战在讲台的男老师们,离开的频率和数量,也远远高于女性老师,这使得澳大利亚的许多幼儿园和小学,看起来就像是“教育修女院”一样。

悉尼一位华人母亲的两个孩子在悉尼一家市议会运营的幼儿园就读,前后两个孩子加起来在这家幼儿园的时间有6年的时间,期间整个幼儿园只有1名男老师,因为这名男老师同时非常出色,很快成为班级主管老师, 再接着就是成为园长,之后就调到市议会任职幼儿教育协调员。 至今,这家幼儿园仍然没有一名男老师。 

这就是事实。此前麦考瑞大学的研究利用了年度工作场所数据,计算了从1965年至2016年澳大利亚男性教师的比例,呈急剧下降的趋势,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消失”。这让许多学者们将男教师视为在教育领域需要拯救的“濒危物种”。

 

男教师短缺    潮流中的逆流者

据《星期日邮报》日前的报道,两名男老师霍利(Chris Holley)和伍兹(Nathan Woods) 至今已经在昆士兰州布里斯班的设有从学前班到12年级课程的圣保罗学校(St Paul’s School)任教两年。

他们是这一潮流中的逆流者。

霍利表示,在昆士兰科技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学习期间,他的绝大多数同学都是女性,但他觉得在选择教育职业方面得到了支持。他说:“我绝对认为教师的队伍需要多样化,因为这是我们世界本有的样子……无论对学校里的男孩还是女孩,拥有积极的榜样都非常重要。”

昆州小学教师队伍中只有不到15%是男老师,自2015年以来,这一比例逐年下降。如今在州立中、小学任教的男教师为1.22万人,而女教师则超过4万人。

过去这些年来,昆州采取了各种策略来吸引更多的男性教师。2002年,州政府发布了一项战略计划,目标是到2006年将男教师的比例提高到35%。但这一计划最终失败。 

昆州教育厅一名发言人表示,教育部门没有实施不合法的具有性别歧视的招聘政策。他说:“教育厅明白多元化和有才干的教学队伍的重要性,并会继续与各方利益相关者合作,推动教学成为男、女学生的专业。”这名发言人提到:“教师素质,无论性别,是最重要的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