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澳华裔研究生无薪实习 还自掏2千刀

2018-03-22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

为了顺利求职,接近六成的澳洲毕业生需要在实习公司无偿工作甚至付费实习。(网络图片)

据澳洲新闻网报道,一项研究显示,澳洲18岁至29岁的青年人中,有58%在过去5年中曾有过无偿工作的经历。而13%的无薪实习生需要向经纪人、代理商或直接向实习公司支付费用。

27岁的华裔IT研究生小甘(音译,Jason Gan)就是如此。他向一家小型网络开发公司缴纳了2000澳元,以求能够在简历上列出在此工作的经验,并接受口头演讲的指导,以及为期12周的实习。

小甘并不反对这种情况。他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学习IT,但2017年一整年都没有找到任何工作。他相信这是让他展开职业生涯的必要步骤。“我无处可去。如果你没有工作,你就没有经验。如果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你就无法得到这份工作。”小甘无奈地说。

对于许多毕业后走上职场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熟悉的难题。无薪实习已成为进入许多职业领域的事实先决条件,尽管如此,它依然不能保证实习生能够在该公司或其他公司找到工作。

2017年,联邦教育部门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18至29岁的人中,有58%在过去5年中曾有过无偿工作的经历,其中大约一半与高等教育或职业教育和培训相关。七成人对这些经历感到满意或非常满意。

该研究还发现,13%的无薪实习生向经纪人、代理商或直接向实习公司支付费用。这一统计数据表明,新兴的实习行业实际上是一个由招聘者、筛选者、初创公司和高等院校共同组成的网络。

27岁的华裔IT研究生小甘无薪实习。(《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小甘说,他将钱汇到了一家公司,然后该公司把他的名字卖给了第二家公司。这是一家更为成熟的招聘机构,他们把小甘介绍给了与之有长期合作关系的实习单位。

这个单位是一家小公司,每年可容纳60名实习生,任何时候都有10名实习生。通过其上家申请成功的人需要支付990澳元的“管理费”才能参加12周的实习,该公司称,自己不直接向任何人收费。实习则是在租用的一处空间进行的。这里从前是羊毛工厂,后来改建成合作中心。

招聘机构与实习单位会公开谈论他们的操作流程,但拒绝接受采访。某网站上只有一个没有内容的12秒“演示”视频,以及其他一些信息。

该招聘机构的董事称,他的公司与上家有“商业关系”,但他们是各自独立的。他称,上家公司会负责“确定”和“筛选”可能适合实习的学生。

澳洲实习生协会(Interns Australia)是一个支持更严厉监管、以及对所有实习生支付工资的倡导组织,它意识到实习行业正变得日益复杂。会长肯齐顿-埃文斯(Jack Kenchington-Evans)也是工会律师,他对上述公司建立的制度持怀疑态度。

但是有关公司对无薪实习提出了更广泛的观点:大多数学生已经通过课程间接支付了实习费用。实习已经成为澳洲大学学位的普遍要求。实习单位向实习生收取的费用,跟他们修读学分的费用相当,大约在800澳元到2000澳元之间。这意味着他们实际上是在付费工作。

澳洲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主席罗宾逊(Belinda Robinson)说:“理想的情况是,所有学生离开大学时都已经有工作安排了。我们从研究中得知,实习安排的好处是巨大的。”

2017年,悉尼大学仅有34000名学生选修了需要实习的课程。这所澳洲历史最悠久的大学甚至还开发了自己的“跨学科”实习单位,并在2018年试招聘了1000名学生。这个新的跨学科项目的优势是“每个学生都面临重大挑战,绝不只是帮忙复印文件或者泡茶”。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