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7年里,年轻人的心理困扰率上升了5.5%。(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图片)

 

 “我们倾向于把自己生活中太多东西呈现给别人看或者了解。我认为这是当今年轻人心理健康的一个重要问题。” 今年20岁的澳大利亚青年考埃尔(Georgie Cowell)认为社交媒体给年轻人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曾在12岁被诊断患有强迫症,之后又患上了焦虑症和抑郁症,之后还出现进食障碍的考埃尔(Georgie Cowell),当谈起中学时光,她认为那是一段充满挑战的时光。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如今20岁的考埃尔已经在和澳大利亚黑犬研究所(Black Dog Institute)一起合作开展关于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功工作坊。但谈起曾经的恐慌日子仍历历在目。

“随着学业的继续,我给自己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焦虑和抑郁也越来越严重,”她回忆道。“当我想学习的时候,就会开始恐慌。在12年级(相当于中国的高三)时,有两次考试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很恐慌,无法完成考试。”

更糟糕的是,考埃尔开始出现进食障碍的症状。“我的饮食越来越糟糕,后来我注意到Instagram或Facebook上的一些帖子……这让我对自己的外表、自己的成就或失败感到更难过,”她说。

考埃尔坦承,与心理健康问题相关所带来的耻辱感,会让年轻人感到孤立,和世界失去联系的感觉。她说:“你不想被贴上焦虑女孩或抑郁女孩的标签,那就象被关在一个盒子里一样。”

在澳大利亚,考埃尔并不是孤独的一人作战。来自澳大利亚黑犬研究所(Black Dog Institute) 和已经有160年历史的慈善机构澳大利亚使团(Mission Australia)联合开展并发布的最新青少年心理健康报告——《七年青年心理健康报告 – 2012-2018(Seven year youth mental health report – 2012-2018)》发现,在过去7年里,年轻人的心理困扰率上升了5.5%。近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年轻人正面临心理健康方面的挑战,2018年,24.2%的年轻人经历过精神痛苦,高于2012年的18.7%;年轻女性应对心理问题的可能性是男性的两倍,研究发现,精神将抗问题对年轻妇女和年轻原住民的影响尤其大。

这些研究数据与近期其他机构所发布的报告一致,这是令人担忧的现实,澳大利亚的年轻人的心理健康状况正在恶化。

报告中显示。2018年,在15岁至19岁的年轻女性中,有30%经历了心理困扰。在年轻男性中,这一比例为15.6%。心理困扰在原住民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中的青少年中比例甚至更高,近三分之一(31.9%)经历精神痛苦。

澳大利亚使团对2.8万多名澳大利亚年轻人进行了调查,其首席执行官图米(James Toomey)表示,所得到的数据令人深感忧虑。“与心理健康问题作斗争的年轻人数量之多表明,这些孩子迫切需要适当的支持,现状需要进行迫切的改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是一项严重的全国性挑战,必须优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