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许多澳大利亚家庭来说,孩子的上学放学接送以及托管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心力。(网络图片)

 

托还是脱? 这是个问题

托还是脱? 这是个问题!在悉尼一些华人聚居的地区,新移民不断增多。而在这些新移民当中,很多夫妇双方均参加工作。在一些地区,人口增加,孩子的数量增加,读小学的孩子数量增加,但是相应的课后托管服务却没有增加,这让一些家有学龄孩子的家庭陷入困难当中。

悉尼数位华人在接受澳洲新快网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作为新移民,面对的生活压力大,夫妇双方都需要工作。但孩子下午3点放学之后如果找不到便利而又让人放心的托管服务的话,夫妇双方其中一方就不得不放弃工作来照看孩子。 对于入读小学的孩子每天放学3点之后的安排,许多华人家庭倍感头疼。

“现在去哪找上午8点半开始,然后下午2点半结束,有足够的时间接送,然后回家照看孩子的工作?”一位华人妈妈无奈地说,这就是现实的环境。 “有的时候排很久都排不上托管服务,自己的工作也就耽搁了,也没有那么多假可以请,只好辞职。”

如果孩子上不了托管的服务,那么家长其中一方就陷入需要脱离职场的窘境;一些华人家庭更是如此,尚未申请家中老人来澳或者是家中老人移民的申请正在漫长的排队当中,只能是亲自照顾孩子。

对于一些孩子未能排上托管服务的家长自然是感到焦急,但对于一些孩子已经在课后托管服务的家长来说,付出的信任和费用,却未得到应有的服务质量,而又别无选择的时候,这让他们感到失望和担忧。 

 

触目惊心:孩子走丢、口中被塞肥皂、阴阳文书…

据《太阳先驱报》报道,近几年来发生在澳大利亚各地的一些课外托管问题引人担忧。

有的儿童在托管中心工作人员没有留意的情况下离开中心,有的托管中心过于拥挤,有的中心为了欺骗监管者而制作了两套资料和文书,可谓为“阴阳”文书等等。 

在这些案例的列举中,有的行为让家长心痛不已。在一家托管中心,一个孩子被锁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作为惩罚,另一家中心,则有托管工作人员向孩子扔掷薯片,还有工作人员朝孩子喷水。他们在2018年6月被罚款1.9万澳元。

让家长心惊胆战的是,在一家托管中心,曾有未经批准的人将孩子接走。2017年7月,新南威尔士州的一家托管服务提供商被罚款22,500澳元,因为在2015年,一名9岁儿童当时在室内玩“飞狐(flying fox)”,后被发现这名脖子上围着围巾的孩子,被围巾吊在飞狐的悬挂把手处。

更令人发指的是,一名6岁的患有自闭症的儿童被打了,他的嘴里还被塞了肥皂,而在这种折磨当中,一名工作人员还一直抱着这名孩子。

在2018年,西澳的一家大型的托管服务中心被罚款21万澳元,原因是他们并没有做到确保在任一托管时间内不超过30名儿童在托管中心内接受看管服务。而更为恶劣的是。他们保留了两套资料文书来掩盖他们照看的孩子比他们所允许的数量要多的事实。

据报道,即使是在全澳排得上号的知名私立学校的课后托管服务也不能幸免,墨尔本和悉尼有的私校的课后托管服务质量同样并未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