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自古外商多磨难 中国外商投资法搅动世界舆论

2019-03-11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文/严 哲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中国《外商投资法》的即将出台,又搅动了世界舆论的风云。

(网络图片)

中国两会召开。对于澳洲企业来说,其中一大热点就是《外商投资法》的审议。有人说,这部法案是中美贸易争端的结果。也有人说,这部法案的细则还有待丰富。但毫无疑问的是,该法案的出台将直接影响国际在华企业的发展。 

意义不止于此。世界各国历来的“外商投资法案”都留有时代深深的印记,见证了世界贸易激烈 碰撞与发展的历史痕迹。

中国《外商投资法》引世界关注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被指责阻碍或禁止外国公司进 入中国国内市场。因此今年两会期间,《外商投资法》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 

据悉,《外商投资法》草案将在3月12日举行的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期间进行审议,并在3月15日举行的第四次全体会议上进行表决。 

法案一旦通过,将取代中国目前的“外资三法”(《中 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 业法》),成为一部相关领域的基本法。 

与“外资三法”相比,外商投资法草案的新变化在于,针对外国投资者普遍关心的征收和补偿、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等都作了明确的保护规定。 
据中国政府发言人张业遂介绍,外商投资法草案明确规定,中国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取消逐案审批制管理模式;对于禁止和限制外国投资者投资的领域,将以清单方式明确列出,清单之外充分开放,中外投资将享有同等待遇。 

他认为,这是中国外商投资管理体制的根本性变革,将提高投资环境的开放度、透明度和可预期性,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提供更加有力的法律保障。 

对此,不少媒体将它解读为应对中美贸易争端的诚意之作。比如澳洲广播公司报道称,通过这项法律可能有助于中国更接近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

SBS也援引日本媒体称中国人大希望修改法律,阻止官员向外国公司施加压力要求技术转让,以此来帮助结束与华盛顿的贸易战。 

在世界贸易复杂的形势下,《外商投资法》真的是两 国博弈的结果吗?澳洲和其他国际企业如何看待这部 即将出台的法案呢?

新法为何让人欢喜让人忧?

《外商投资法》受到了不少西方企业的欢迎。 

《澳洲金融评论报》强调说,新法律不仅能帮助中国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保护外国投资者的权益,还将加 强对在华投资外国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禁止强迫外国企业向中国合作伙伴提供技术的做法,以及创造一个更 加公平的竞争环境。 

法国《自由报》也发表同样看法,认为如果法案获得通过,在很大程度上外国投资者将得到与中国企业一样的公平待遇。 

“这是一个进步,”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如果要找各种各样的毛病,肯定能找得出来,但要看回应外商诉求的话,各个方面都有回应。” 

另一方面,它也引发了一部分国际企业的担忧。比如《澳洲金融评论报》指出,有澳洲企业也与美国和欧洲企业一样,对新规定持怀疑态度。 

“我们担心,外国投资法的起草正夹在正常的立法程序和与美国的谈判桌上,部分原因是为了解决贸易冲突。”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马茨·哈伯恩(Mats Harborn)说。 

《纽约时报》报道称,欧盟商会还批评了中国政府保留了对外国投资者另行规定的做法。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季恺文(Ker Gibbs)说:“外国企业应该得到平等对待,对外商投资的限制应该只是在真正影响国家安全利益的领域。” 

报道还指出了西方商业团体的另一个担忧,新法将要求外国企业与政府共享部分有关运营的详细信息,用以记录外国公司遵守地方和国家规定的情况。商业团体希望,该法律包括一条禁止与中国竞争对手分享来自这个报告制度信息的条款。但草案中并不包括这个条款。

此外,新法审议进程的快速推进让有些企业感到有点不知所措。在中国,法律草案通常要经过几年时间的审议。这个法律草案在公布不到3个月后,似乎就要对 其进行投票表决。 

“在可预见的未来,这部法律将对所有在华外企产 生重大影响,因此,由于这部法律如此重要,起草过程必须给予时间和关注,并应尊重适当的磋商期。”有企业表示。 

面对这种舆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 所前所长陈凤英认为,法案酝酿过程很长,从2015年已经开始。相关资料显示,在2015年,一部具有相同属性的外商法规第一次公开征求意见,但内容不尽相同,与 18000多字的老版本相比,新版本仅3000多字。 

此外,港澳台归属、语言表述的模糊等也成为了舆论话题。

世界贸易风云的缩影

其实,许多外贸发达的国家都设有外商投资相关的 法规,不少都卷入了国际舆论风云里。

比如,2015年,澳洲国会就通过了新外商投资法以取代原有的《外商收购与兼并法案》,并由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简 称 FIRB)监管。 

同年12月,中澳自贸协定生效。中澳自此也打开了两国友好的贸易往来,取得丰硕的成果,甚至一度还引发了澳洲经济过度依赖中国的担忧。但在中澳关系敏感时期,让澳洲的外商投资法及其监管也受到了部分质疑。

长江基建曾在2016年与中国国家电网合作试图收 购Ausgrid的50.4%的股份时,但这项交易被时任财长否决。当年,相关人士接受《澳洲人报》采访时称,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制度是基于一系列原则,但必须根据具 体情况作出决定,因此没有一个可接受的投资的清单。 

该报道中,在澳洲投入大量资金的中国公司呼吁,需要在FIRB批准方面获得更多的确定性和透明度。 同样的,近来的华为5G禁令也引起了不少舆论风暴。 

目前,澳洲联邦政府已正式决定禁止中国通讯巨头华为参与澳洲5G移动网络建设。华为澳洲董事会主席罗德(John Lord)在澳洲广播公司的报道中称,仇外情绪或是导致澳洲政府作出该决定的因素之一。 

与之形成鲜明呼应的是,澳洲本地通信企业因5G禁令遭受重创——TPG公司由此停止建设自己原计划使用华为设备的手机通讯网,在上半年度业绩报告中减 记2.28亿元的资产值。 

去年,美国国会也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更新法案》,成为美国保护本土利益的一面挡箭牌。国会议员以及政府资深官员都称,法案是受中国威胁影响。 

美国5G发展或许的确有诸多制肘,连科技巨头苹果都在5G领域缺席。有报道称,可在今年发售的5G智能手机基本上都采用高通的半导体,而苹果和高通因专 利纠纷关系出现恶化而无法采用,造成5G手机难产。

可以完全不依赖高通的,只有拥有半导体公司的华为。 

另一边的中国两会, 5G网络已经正式亮相,预计年内可投入商用。从中国两会会场到委员代表驻地,以及火车站、机场等都有5G网络信号覆盖。北京天安门广场和两会新闻中心成为北京首批提供5G网络全覆盖的区域。 
各国的外商法案,成为了世界贸易的这场混战的缩影。而其中,知识产权和国家安全已经成为了这场战役最尖锐的利器。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