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拉票战场或营销利器?微信圈澳人大乱斗 

2019-03-03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联盟党和工党频频通过微信等中文社交媒体发声。(网络图片)

文/ 严哲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澳洲大选日益临近,联盟党和工党两大党又开始为选票而战。而为了争取华人群体的选票,双方频频通过微信等中文社交媒体发声,成为华人社交圈中津津乐道的现象。

微信在澳人间流行并非没有原因。几年前,工党就曾过因忽视中文社交媒体的传播,而吞下在华人社区选举落败的苦果。而现在,很多政界大佬都开始开设个人的微信公众号,宣传自己的政策以及在社区的各类活动。

有意思的是,对于微信,澳洲人的态度也是“冰火两重天”。据《澳洲金融评 论报》去年的报道,因担忧中国在澳从事所谓的“间谍活动”,澳洲国防部已禁止其雇员和服役人员下载微信到工作手机上,但却允许他们有 限地使用脸书(Facebook)。 

今年《悉尼先驱晨报》又报道称,有机构警告,微信在澳洲有150万月活跃用户,他们可能会面临来自中国的虚假信息、审查和宣传,进而直接影响澳洲大选。 

这种又爱又恨的态度,让许多在澳华人心情复杂。但不可否认的是,微信 已经成为了两党拉选票的重要战场。数据调研公司Bastion S&GO的数据 显示,澳洲本土已经共有大约300万微信用户,令人惊奇的是,其中38%是非中文母语的使用者。以微信为代表的中文社交平台,已经在澳人的各个圈层掀起乱斗。

陆克文: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今年2月1日,正值中国农历新年前夕,澳洲总理莫瑞信(Scott Morrison)开通了官方微信账号,一方面称“希望籍此能够与澳大利亚华裔社区更好地沟通,介绍总理的活动及自由党的政策,并帮助华裔社区及时了解“联邦自由党为人 民建设更强大澳大利亚所做的工作”;另一方面,当然也是为即将到来的大选造势,毕竟,“有超过50万名出生于中国的人在澳大利亚安家。200年来,华人移民勤奋努力,贡献新思维,助力造就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及形象。” 

其实早在2013年大选时,澳洲前工党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就在选前开设微信账户,成为首个开设微信账号的总理。在当天微信推送的视频中,陆克文还用中文表达了自己希望通过微信这个平台和民众加强联系的愿望。 

但当时,澳洲政客开通微信的实际 意义远没有今天那么大,工党也没有发挥这一领先优势,很好地利用微信等中文社交媒体争取更多华人选民的支持。

影响力在维州选战爆发

微信的力量直到2016年才真正被外界所见。 

当年,维州自由党发动微信宣传攻势,赢下奇泽姆(Chisholm)少数席位,该区有15%比率的华裔选民,其中博士山(Box Hill)有超过两成选民是华裔。 

在微信攻势之后,首选票有4.2%倒向自由党候选人班克斯(Julie Banks,现 为独立议员),工党则流失了5.6%的选票。而在迪肯(Deakin)和 库扬(Kooyong)等华人集中的地区,自由党也表现不俗。

工党初尝败果后,当年工党在奇泽姆选区的候选人佩莉(Stefanie Perri)指责,这些微信讯息利用选民的恐惧心理,散布不实的传言,旨在打击对手。自由党人士廖婵娥(Gladys Liu)当年表示: “你问问有多少华人看主流新闻?比例很低,他们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微信看消息。” 

除维州外,其他地区也同样显现了微信的力量。同年的联邦大选中,工党 的一项学校安全计划引起了华人群体对同性恋议题的争议。在此议题影响下,新州华人基督教团体还通过微信敦促华人选民不要投票给工党,同时基督教民主党将一份没有署名的投票指南散布出去。 

工党新州华人上议员王国忠曾撰文反驳,学校安全计划不等同于鼓吹同性 恋和变性:“一名教师防止一名同性恋学生受欺凌,并不代表在学校鼓吹同性恋,这是常识。” 

在今年代表自由党争夺奇泽姆选区的廖婵娥则表示,很多讯息并非抹黑和错误引导:“如果工党的政策是好的,他们一样可以主导微信,华人并不喜欢工党的政策。”

可以说,这一年,以微信为代表的中文社交媒体,在两党选战中获得了意料之外的影响力。

工党重新开始发力

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其实在2016年,澳洲工党的微信就已经开通了,但并 没有做广泛的宣传。直到2017年,工党才重新发力,利用微信渠道拓展与华人社区的联系。 

2017年,工党将公众账号名由“澳洲工党(Australian Labor Party)”改为 “Bill Shorten and Labor(比尔·薛顿与工党)”。工党在微信文章中表示,该平台将持续更新中文内容,包括新闻稿、观 点片段、评论和视频等内容,并强调这个账号将会让华人了解到工党的“准确信息”。 

同年10月,联邦工党影子财长鲍文 (Chris Bowen)在联邦议会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成为首位通过微信群在线与澳 洲华人实时交流的政客。 据称 ,工作人员事先使用 “FutureAsia活动助手”号,建立了名为“影子财 长 Chris Bowen做客微信谈FutureAsia”的微信群,并陆续邀请同意参加讨论的华人进入,活动截止时群内人数已超过350人。

微信渐成拉票利器

今年联邦大选又已来临,两大党也已深知微信对选情的重要作用,但凡有 任何与华人有关的议题纷争,其微信上的表态必然不会缺席。 

就最近来说,几天前,澳洲国家党参议员奥苏利文(Barry O’Sullivan)的辱华言论引发轩然大波后,莫瑞信便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文回应,强调华人是澳洲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声明奥苏利文的言论不代表自己及政府观点。 

工党议员也纷纷通过微信发声表明立场。新州工党议员麦凯(Jodi Mckay) 通过微信号“议员周迪麦凯”发布声明,称“强烈谴责国家党议员Barry O’ Sullivan在参议院估算听证会上发表的言论”。 

新州工党上议员王国忠也在“议员老王”公众号上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国 家党议员奥苏利文歧视言论”,并呼吁所有华人“向奥苏利文的办公室发信或者电邮”提出抗议。此文也在华人群内得到了不少的转发,到本报截稿时,该文阅读量已超过3000。 

SBS广播公司2016年曾做了一项中文投票调查,数据显示,华人圈层对中文社交媒体的态度也两极分化。其中70.6%的网友表示“中文社交媒体对大选的影响不大,主要看英文媒体”;17.6%的网友表示“影响很大,主要靠微信了解大选”;另有11.8%的网友表示会“受到微信公众号信息的一定影响”。

澳洲品牌汇入洪流

事实上,除了澳洲政府部门和政党 选情需要,一些旅游景点、学校以及一些 企业和服务机构也都开通了自己的中文 微信公众平台或服务号,以便让整个华人社区了解相关的信息,扩展自己在澳洲华语圈的影响力。另外,一些澳洲的旅游景点的门票、免税店、药店甚至也开通了微信支付,方便华人朋友使用。 

一家帮助澳洲品牌进军中国的广告 公司的数据显示,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有超过2000万个品牌拥有微信官方账户。在进军中国较为成功的药企巨头中,Swisse于2016年开通公众号, Blackmores则于2017年开通微信公众号,其他大小品牌更是不计其数。 

对于澳洲品牌来说,微信公众平台对于他们和中国消费者交流有显著的作 用,更不用说以微信为主要阵地的代购和微商们,对中澳贸易带来的巨大推动了。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