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进博会火热召开 电商法明年推行

2018-11-09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Kayla

文/  严 哲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11月5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以下简称“进博会”)在上海开幕。面对中国对外释放的积极信号,澳洲的重视程度显而易见:参展的澳洲商业代表团约200余个品牌,规模在130个参展国家中位列第三;同时,澳中双方企业签下了150亿澳元的大单。 

中国明年就要开始实施全新的《电商法》,但现在外界对该法案的具体规则和销售许可证等事宜却一无所知。可以肯定的是:个人代购、保税、直邮等跨境贸易门槛将进一步提高。许多代购甚至直邮的商品,已然在中国海关面临了更为严格的审查。 

一边是喜,一边是忧。日益看重中国消费市场的澳洲品牌,似乎都怀着复杂的心情。

进博会喜迎150亿大单

进博会第三天,多家澳洲企业与中国企业在上海签订合作协议,总额达到150亿澳元。 

此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进博会开幕式上表示,中国将寻求“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举措,以激发国内进口消费,降低关税,持续放宽市场准入,并严惩知识产权侵权行为。“我们将营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习近平说。 

在亲临现场的澳洲贸易部长伯明 翰(Simon Birmingham)看来,这意味着澳洲企业将从中国的经济转型和开放中不断获得继续发展的机会。 

果然,在伯明翰的见证下,中澳150亿澳元的重要贸易与投资协议完成签订。“这些协议将进一步加深两国商业联系。”伯明翰说,“我会与中方相关领导人会面,推动澳洲经济与贸易事务的进程。” 

目前,中国是澳洲最大单一出口市场,也是影响澳洲许多资源价格的关键因素,澳洲出口与中国内需更为息息相关。因此,中国进博会的举办和领导人的表态,无疑让澳洲企业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积极信号远不止是习近平的发言,中国各机构和公司立即有所响应。上海交易团专门成立了跨境进口电商联盟,将以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小红书、洋码头等跨境电商龙头企业为主要渠道,打造“展前推广、展中体验、双11联动、常年销售”的线上直销平台。 

中国的跨境电商巨头们也在展会上有亮眼表现:阿里公布了5年2000亿美元的大进口计划;京东宣布进博会要拿下近千亿元进口品牌商品;网易考拉签订了近200亿元采购订单;唯品会与奢侈品牌纪娜梵在进博会“联姻”……似乎所有好消息都集中出现。 

这些繁荣的场面并非“造势”。有数据表明,中国消费需求依然在不断增长。据《2018年中国进口跨境电商 发展报告》显示,2018上半年,中国进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1.03万亿元,同比增长19.4%,预计2018全年将达到1.9万亿元。 

面对进博会,澳洲企业有理由对中国市场拥有更大的期待。但《电商法》实施的迫近,却让很多企业的心头在欣喜之余,蒙上了些许“忧愁”。

《电商法》细则迟迟未推出

个人代购、保税、直邮和一般贸易,是澳洲企业出口到中国的主要贸易类型。

今年8月底,中国《电子商务法》正式出台,并将于 明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虽然其细则和实施力度尚未可知,但各种贸易行为在近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特别是“代购”等社交电商,其准入门槛、管理和税收成本都将急剧提高。 

进博会的举办,缓解了澳洲品牌的焦虑,但依然不能消除澳企对未来走向的不确定感。 

《电商法》规定:任何代购都需要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需要缴纳税务,偷税漏税须承担刑事责任;没有中文标签,不是国家认监委认证工厂生产的奶粉保健品之类不得销售;违反规定的卖家或商务平台最高将分别被罚款50万元以及200万元。 

而目前,出口商可以通过在中国本地注册中文商标进行商品销售,或者通过天猫、代购社交电商网络等渠道销售,无需中文商标。 

对于澳洲品牌来说,他们对中国新电商法的具体规则依然一无所知。由于个人或代购平台等渠道占了销量的很大比例,甚至已成为了有些品牌在中国大陆地区最大的“经销商”,这部分渠道可能面临的销量流失也影响深远。 

法律界普遍认为,新颁布的电子商务法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提高准入门槛,杜绝个人代购行为。 

事实上也是如此。今年9月,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在 一架航班上查了100多个代购,所有人开箱排队等待过机审查和补交税费,队伍长得看不到头。 

一些个人小代购普遍开始了自己的担忧:“我只是想通过代购挣点零用钱,此前从未交过税,也不了解相关法律。现在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监管趋严就立马停掉。” 

而最近澳洲直邮快递也遭遇了审查:中国海关正式使用微信App验证海外货品买家信息,还会随机电话抽查买家,以确认买家购买用途,只有表述前后一致才会放行。另外,价格在2500人民币以上的货物,也将不再属于“个人使用”范围。

“合规”之路让人欢喜让人忧

有意思的是,明明对《电商法》的不确定性感到焦虑,澳洲婴幼儿配方奶粉商A2 Milk、贝拉米(Bellamy's)等澳洲品牌,却都在该法案颁布之初对此表示欢迎。 

这些品牌主要通过跨境电商渠道及中国代购群体面向中国消费者出售相关产品,是新法案最直接的涉及对象。 

这两天,他们在全球瞩目的进博会一边感受着依旧繁荣的中国市场,一边期望新法的实施能更具体并推迟,以使他们能有时间根据新法对业务进行合规化调整。 

澳洲品牌进中国的喜和忧,在这个11月显得格外明显而激烈。进博会上,澳洲贸易部长伯明翰明确表示,随着中国对规定进行现代化调整,澳洲希望确保中国“向企业提供合理的过渡时间,确保他们准备好去遵守”。 

好消息是,11月7日,《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称:中国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表示,通过网络和“代购”销往中国的澳洲产品,到明年仍会“暂按个人物品监管”。这或许意味着澳洲企业得到了一定的过渡期承诺。但在企业“合规”层面上,澳洲企业可能面对的调整仍很严峻。 

毫无疑问,《电商法》维护的是中国政府和消费者的正当权益。由于许多个人代购、网店、微商等在商品进关时完成一次逃税,在交易完成后也就“所得部分”完成二次逃税,加强监管,可以使政府追回部分税款。另一方面,这些登记并纳入监管后,消费者买到假货告状无门的现象也会缓解,市场上的假冒伪劣产品将有所收敛。 

这方面对澳洲企业也有所裨益。电商渠道诚信度的提升和假冒商品的减少,将为其产品的销量带来一定程度的帮助,这也是在电商法刚一出台各大澳企表示欢迎的原因。 

本质上,中国想要从“世界工厂”向全球供应链上游移动,需要更开放地引进新的产品和技术。而作为世界中产阶级家庭增速最快的消费市场之一,进一步吸引外资并引导其消费回流,就是其达成目的的一个重要方式,也是进博会举办的意义所在。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起码对于澳洲品牌的“忧”,中国需要用创造“更好的整体环境”来化解。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