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新州精英中学报名季启动 教育分流引争议

2018-10-22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新州17所全精英中学和25所半精英中学开始接受报名。(网络图片)

文/  辛 矣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10月9日,新州17所全精英中学(Selective High School)和25所部分精英中学,以及4所农业精英中学开始接受报名,经过次年3月的统一考试和7月的成绩公布后,历时大半年的“教育分流”才算尘埃落定。

每年报名季,都会掀起一股关于精英学校的“辩论潮”。由于新州是唯一大规模设有精英学校的州,州教育厅也正对这一初衷为“选拔天才学生并将他们聚在一起培养”的体制重新思考。

已有100多年悠久历史的精英学校制度培养了全澳大量人才,近年却深陷舆论漩涡,争议焦点究竟是什么?

争议一:补习入学算精英吗?

诟病之一在于选拔制度。一些考上精英学校的孩子,从小学低年级就开始补习,每周末总要花时间在学习而非玩耍,坚持数年才得以在6年级时“金榜题名”。

这也催生了愈演愈烈的补习文化和产业。在新州和维州有3000多个补习机构,每年创收在2亿至4亿澳元之间。大约有36000人以授课补习为主业,还有约35000名非正规补习老师,他们不需要正规资格证书,导致了良莠不齐的行业乱象。

反对者因此质疑,精英学校旨在选拔培养“天才”,可靠大量做题“补”出来的孩子算精英吗?有天赋却没补习的孩子,若因不熟悉考试套路而失利,是否不公?

北悉尼女子精英中学的前校长Robert-Smith就担忧,补习班的盛行意味着目前的入学考试并非通过测试天赋来选拔学生。她说: “有些学生经历了长时间的高强度学习,而其他一样聪明甚至更聪明的孩子就可能被舍弃了,因为在11岁的时候,他们甚至都不能安静坐20分钟,但其实等他们大一些就能行。”

另一种声音却认为,从小就能坚持补习,安静而认真地学习老师教授的超前内容,这种勤奋的态度和高度专注的能力,本身就是一种天赋。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好动贪玩是天性,但对学业有旺盛的好奇心、愿意而且能够静得下心的却不多,能持之以恒的就更少。有高度专注力的孩子更可能在学术上出成绩,难道他们不够格?”有家长这么说。

争议二:教育公平已被打破?

精英学校引发的更大争议在于,是否违背了教育的公平性原则。今年5月,一份政策发展中心(Centre for Policy Development)发布的报告认为,精英学校选拔制度不平等。

报告称,精英学校原是为优秀学生设计的教育制度,不论家庭背景如何。但据My School网站和其它数据表明,精英学校现已被最具有社会教育优势(socio-educationally advantaged)的家庭“垄断”。2016年,新州73%的精英学生来自社会教育优势家庭,只有2%的学生来自最底层家庭。有报道称,一个志在报考精英学校的孩子,每年补习花费达数千澳元,精英选拔制度已成了“有钱人的游戏”,对没有精力或财力的家庭显失公平。

更令教育界担忧的是,精英学校对其他学校的冲击。该报告指出,精英学校在全新州公校中占11%,却招收了几乎一半的优秀学生。这种做法并未促进公平和包容,反而把普通学生抛在后面,夺走了普通学生的资源和原本可在向优等生看齐、与他们竞争中获得的进取心。

尤其是精英学校所在地区周边的学校,优秀生源被夺走后,教育质量直线下降。报告指出,北悉尼女子精英中学和北悉尼男子精英中学的ICSEA指数分别为1205和1210分,但北悉尼平均分只有1178分。低收入区域差别更大,如彭里斯中学的ICSEA为1163分,远超1020的当地平均数。

有人称,精英学校集中了更多的教育资金和更优质的师资力量。然而,本报记者曾做过调查发现,不少精英学校2016年每位学生平均得到的州拨款并不如普通公校多。澳洲教育专家史双元教授也曾表示,公校是按人头拨款,精英学校不会受特别照顾,反而经济收入低地区的人头费会更高。

而精英学校老师和普通中学老师在资质上并无不同,唯一不同的是优秀学生对于学术进步的需要会促使老师提高水平。

争议三:造成天然种族隔离?

据媒体报道,新州非英语背景学生在公校约占三分之一,但在排名前十的精英学校里占比却超 90%。连续多年HSC排名第一的占士鲁斯农业中学(James Ruse Agricultural High School) ,非英语背景学生多达97%,其中很多是华裔。

很多白人孩子都不再报考精英学校,转向私校或教会学校。这股被称为“大逃亡”之风是因为家长不想让自己孩子在学校里成为“少数民族”,也不想被卷入“补习大战”。

由此,又产生了一个争议——精英学校是否与澳洲提倡的“多元化”背道而驰,导致天然的“种族隔离”?前文报告作者之一Christina Ho认为,这种趋势有可能形成极度失衡的学校社群,无法反应出澳洲社会整体的多样性,而形成反常、不自然的隔离个体。种族固化观念太强,对拥有多元文化的社会并不健康。

而对于渴望融入的移民孩子来说,如何在单一族群学校与多元文化社会间寻找平衡也很微妙。不过,一位入读占士鲁斯的华裔孩子却表示,正因身边有一群和自己相同的朋友,才更有自信在各种令人困惑的场合中去寻找和发展自己的“身份认同”,并更好地融入澳洲社会。

有移民家长认为, “人以群分”是自然法则。哪怕孩子入读白人为主的学校,他交的朋友仍多是亚裔。精英和普通学校之间的“种族划分”差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争议四:要做凤尾还是鸡头?

还有一个争议围绕“精英模式”对个体的利弊展开。澳天主教大学副教授Parker教授研究显示,精英中学里的孩子更易轻视自己的能力:“如果你经常被学霸碾压,你也许更容易认为自己不行,其实你的真正能力不如你所想的那样差。”

在一个教育论坛上,有家长分享了鼓励孩子入读精英学校却以转学告终的经历。 “数学课上,大家都学过 7 年级内容了,老师就会跳过去,没有上过补习班的儿子却听不懂。以前轻松保持领先,现在却要挣扎着才能跟上大部队。热爱运动的他,没有太多项目可选择,团队项目更因凑不到足够人数而作罢。他开始陷入自我怀疑,随后开始受欺凌并抗拒上学。他的自信心被摧毁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不是属于他的正确环境,我本该听从他的想法。”这位母亲表示。

不过,也有人认为, “同伴压力(Peer Pressure)”是否会摧毁自信心是因人而异的,有些孩子反而会被重压激起更强的进取心和潜力。Robert-Smith 女士表示: “从精英中学中得益的学生能看到和真正的超级天才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这会给他们进步的内动力,不会害怕让自己冒头。”

做鸡头,还是做凤尾?这是一个让人纠结的问题。曾有研究测试亚裔和美国学生“鸡头还是凤尾”的偏好,58%的中国人选择了凤尾,美国人只有 29%这样选。研究认为,亚裔青睐名校,是因为比西方人更看重声望、名声,且受到集体主义、相互依存文化的影响。而西方则偏重个人主义、独立性和批判性思考,他们培养孩子的大方向原本就和亚裔不同。

精英学校对个体是否有益,每个家庭都各有考量。不过有一点要记得,“因材施教”应是教育的原则,孩子学习和成长的幸福感很重要,毕竟童年和青少年阶段一生只有一次。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