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解局」十九届四中全会的特殊意义(2)

2019-11-0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网 編輯/徐蓓蓓

中央政治局主持会议

如果我们放眼中国历史五千年,以及同时代的世界各国,中国共产党人的这些制度创设都是极具创造性的。可谓是“前无古人”。

比如,当年在讨论如何处理民族地区问题时,有人也提议学习苏联的民族共和国联邦制,但毛泽东等人考虑到中国的少数民族是小聚居大杂居,人口数量远不及汉族,以及中国数千年来的统一传统,就没有照搬照抄苏联模式,而是创设了中国特色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70年来,世界上不少国家为民族问题所困,而中国却维持了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这不能不说是这个制度的贡献。

一个制度好不好,还得看“疗效”。能符合这个国家的治理实际,能解决现实矛盾,能促进生产力解放和发展,那么这个制度就是“有效”的。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全会的公报为这个“有效”总结了13个“显著优势”,而认识到这些“显著优势”,则是我们坚定“四个自信”的基本依据。

这背后还是“实践导向”的治理思路,很典型的中国式“务实主义”。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