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逃离996:我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

2019-04-16 来源/中新网 編輯/徐蓓蓓

【民生调查局】

编者按:

这里是民生调查局,见人所未见,调查民生之变。关注你想关注的、你没关注的,调查你想看的、未看到的。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16日电题:逃离996:我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拼命

记者李金磊

最近,“996”工作制持续刷屏网络。

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这一工作制正遭遇以程序员为代表的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弹和抵制,也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

在这场大讨论中,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朋友圈支持“996”的往往是老板们,他们一边说不会强制员工“996”,一边端出心灵鸡汤:“996是巨大的福气”、“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每个人都必须有拼搏精神”。

程序员在GitHub代码托管平台上发起“996.ICU”项目,担心996工作制下迟早要生病进ICU(重症监护室)了。来自“996.ICU”项目截图。

而反对“996”的人则多为普通员工,吐槽“工作996,生病ICU”、“996加班公司黑名单”、“996有多苦”的话题轮番登上微博热搜。

有人抱怨完,但在“不加班就走人”的压力下不得不继续“996”;而也有人无法接受“996”,毅然选择逃离。“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拿命换钱”的低欲望人群正在悄然而生。

“除了工作,我还有家人和生活”

——“妈妈在做手术,我在医院加班”

一家中国公司招聘了一位日本研发人员,上班第一天他对部门同事说:“我在日本就是个加班狂,希望大家能跟上我的节奏。”一个月后,他临走时扔下一句话:“你们这样加班,是相当不人道的。”

这虽然是一个段子,但毫无疑问,程序员是“996”工作制的重灾区。”工作996,生病ICU”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自嘲。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