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一个爱国志士和青楼的歌伎情深意长

第二段故事里,舒淇是张震在青楼里的红颜知己。他跟她谈所见所往,都是家国大事,而她心底却对自己的终身忧虑。武昌起义前,她收到他最后一封信,涕泪长流。一个为自由的男人,终不能儿女情长。就像梁启超的那首诗,明知此是伤心地,亦到维舟首重回,十七年中多少事,春帆楼下晚涛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