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永居孕妇孤身返澳 丈夫被禁入境签证撤销

2020-02-17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

常琪和邓晨飞目前分隔两地。(SBS图片)

据SBS报道,在澳洲实行的中国旅行禁令下,一些新婚燕尔的中澳跨国夫妇被分隔两地,尽管澳洲政府公开保证过澳人的配偶可豁免禁令。

内政部称,这项禁令的目的在于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无意适用于澳洲公民、永久居民及其配偶、法定监护人和受抚养人。“当这些加强边境管控的措施解除后,我们会作出适当安排恢复签证。”该部门官网称。

然而SBS却获悉,至少有30对近期成婚的夫妇不被允许回澳。他们一方是中国公民,另一方是澳洲公民或永久居民。

常琪(Qi Chang,音译)和邓晨飞(Chenfei Deng,音译)约会两年后,在近期去往上海期间成婚。

尽管持有澳洲永居权的常琪获准于2月6日登上返回塔州的航班,但她持有效学生签证的丈夫却被拒绝登机。他们向机场工作人员提供了证明他们合法结合的文件,但仍无济于事。

常琪孤身回澳后,通过内政部的在线系统惊诧地发现,其丈夫原定3月15日到期的学生签证已被撤销。

“我觉得很无助,不知所措。”已有5个月身孕的她向SBS说,担心自己产子时,丈夫可能不被允许来澳。

“我(上)周三见到了我们的宝宝,她看上去很可爱,可惜我的丈夫错过了种种。我希望我的丈夫能尽快回来,因为他有权留在澳洲。”

至少30例同类个案

内政部发言人表示不会对个别个案作出评论,并表示允许被撤销签证的个人提出驳回有关决定的请求。

移民中介严科克(Kirk Yan,音译)说,据他所知,至少有30例类似个案。“(邓先生)为何不能在他们结婚后与齐女士团聚,特别是像齐女士这样有孕在身、需要帮助的情况,这令人费解。”

“其中第二个问题是,他们不知道何时、如何才能拿回签证,同时担心未来所有的签证或入籍申请都会受到此次撤销签证的影响。”

在大多数个案中,当事人的丈夫或妻子因未持有配偶签证而被阻止回澳。这些夫妇表示,他们未被告知这是旅行禁令豁免的必要条件。

严科克称,由于政府机构之间缺乏协调一致,从而导致诸如此类的个案出纰漏。“我们已向澳洲多部门寻求建议,以助向我们的客户提供建议,我们收到的反馈信息相当令人费解。”

“我确实认为,现场人员在应对往来机场者时,应有一些自由裁量权。比如,澳洲边防局可根据摆在他们面前的证据作出决定,而不是不假思索地撤销人们的签证。”他说。

“我感到心灰意冷”

同病相怜的夫妇还有王紫薰(Zixun Wang,音译)及其丈夫麦克莱恩-克罗斯(Lachlan Maclaine-Cross)。

2月7日,王紫薰未获准离开中国前往墨尔本,尽管她与澳籍丈夫已于去年12月成婚。

夫妻俩说,他们去中国机场前,曾致电内政部寻求解释。他们当时被告知,如果携带了证明两人已结婚的文件,他们应会获准返回墨尔本。

两人后来决定留在中国。王紫薰本周发现,她的签证已被撤销。“我感到心灰意冷,对将来在澳洲的生活有些害怕。我认为这是一个移民国家,他们必须尊重移民,但我没有感觉受到尊重。”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