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高云翔案王晶律师来头大 曾为检控官明星

2019-11-27 来源/原创 編輯/N.N

                                                       打赢多宗著名官司,斗败廉署的前检控官明星康凝

备受瞩目的中国影视明星高云翔和制片人王晶被控强奸案在新州地方法院进入关键的辩护与交叉质证阶段,为其中为王晶在庭上辩护的女律师康凝(Margaret Cunneen)对中国的吃瓜群众,甚至对新州本地绝大多数华人来说,都不知她是何许人也,然而对新州司法界和法律界来说,她却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并曾是新州检控官明星,代表公共检控署(DPP)担任多宗著名案件的主控官并打赢官司,而这次庭上的对手,高云翔和王晶案的主控官则是她在公共检控署的晚辈。

悉尼西南区出生并长大的康凝,父亲是一位土木工程师出生的高级公务员,曾担任新州水资源委员会主席。她中学毕业后入新州律政厅工作,并在业余时间进修法律课程,先后获悉尼科大法学学士和悉尼大学法学硕士学位,1982年获律师资格,先任职律师,随后进入新州公控检署,在1990年成为公共检控官,并逐步升至副高级检控官。

她在一系列著名的狎童案,强奸轮奸案和谋杀案中担任主控官,逐渐成为要媒体上高度曝光的人物和新州明星检控官。

其中最著名的案件之一,是担任主控官,对轰动一时的巴基斯坦裔四兄弟轮奸几位白人女子案提起公诉,但在庭审期间,经辩方律师的抗议,她被法官认定存在不公正的偏见,被免除担任该案的主控官,不过她在诉讼过程中被撤换一事,直到2007年才被《悉尼晨锋报》披露出来。该检控案最终以青少年色魔四兄弟被判长期监禁而结束,她亦被认为在这一著名检控案中获得胜利。七年后,她受邀2005年在纽卡斯尔大学( Newcastle University)的史蒂文爵士讲座会(Sir Ninian Stephen Lecture)上演讲并谈及这宗轮奸案的检控过程。这次演讲被大法官列文(David Levine)形容为“在我看来,是关于刑事司法制度最明确的评论”。

她在2012年还曾获新州政府委任为一个特别委员会专员,负责主持对警察涉嫌帮助掩盖天主教会米特兰-纽卡斯尔(Maitland-Newcastle)教区神职人员性侵儿童案的调查听证,并于2014年向时任新州总督芭雪(Marie Bashir)提交调查报告。

然而这样一位精明能干的司法界精英,却为一件私情惹上官非,遭廉政公署(ICAC)调查并移交她的“工作单位”新州公共检控署考虑量是否对她提出刑事检控,但她最终在新州高院上诉庭和联邦最高法院打赢官司,并获决定不予起诉。

事缘有人匿名向廉署举报,康凝的儿子及其女友在卷入一宗严重撞车事件后,打电话告诉她,她则教事故发生时开车的她儿子女友声称受伤胸痛,避免接受吹气酒精检测,从而涉嫌妨碍警方调查和司法公正。在廉署对她启动正式调查后,她向新州高院兴讼,指责廉署对她进行调查是超越其职权范围,并打赢在新州高院上诉庭官司。廉署不服,向联邦最高法院上诉。联邦最高法院于2015年4月15日裁定,廉署错误解读新州《廉政法》有关“贪赎行为”(corrupt conduct)的定义,因此廉署对康凝的调查超出它的权限。

然而廉署并未善罢甘休,随后在2015年5月27日把此案移交给公共检控署决定是否对康凝提出刑事检控,公共检控署则将案件移交律政厅长( Attorney General)来决定,律政厅长又把此案转交给新州政府总法律顾问(Solicitor General)来决定,而新州政府总法律顾问在听取其他州的高级法律顾问意见后,认定没有充分证据能确保成功检控康凝,故决定不予起诉。在州政府总法律顾问作出决定后,康凝发表声明,指责廉署的滥用权力“极其严酷”。

经历与新州廉署“斗法”一役后,康凝离开了公共检控署,华丽转身,重返律师界担任出庭律师。

她在2018年12月18日获联邦政府任命为一个专家小组成员,该小组负责就制定联邦廉政公署(Commonwealth Integrity Commission)的法案,向政府提供谘询。这一任命意义颇深:“斗法”打败新州廉署的康凝,对未来的联邦廉署应在怎样的法律框架内运作,会有独到的见解。

康凝在2007年10月被选为新州大律师公会的21名管理委员会委员之一,并被任命为大律师公会的高级法律顾问。在2014年的大律师公会选举中,又以第二高票当管理委员会成员。

她作为新州司法和法律界的精英担任王晶法律团队最重的成员-出庭辩护律师,将对当事人是否能胜诉起着重要作用,因为她长期担任强奸和侵性案的主控官,能敏锐察觉到哪些证据和证词有破绽,深为理解控方招术和弱点,熟练掌握庭上交叉诘问和攻防技巧,以及如何说服陪审团,为当事人争取最佳结果。

然而最终还需由陪审团来裁定王晶是否有罪。

而作为同案被告,陪审团对王晶强奸罪名是否成立的裁决,对判高云翔强奸罪是否成立,将有直接影响。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