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to一名父亲洛伦蒂(Mark Lorenti)在Movember活动种剃掉胡须以战胜男性抑郁症,他感到很自豪。尽管洛伦蒂喜欢以多种方式留着胡须,但他承认自己曾经陷于深深的挣扎中--患有产后抑郁症。

自2015年以来,他每年都参加Movember活动,剃掉胡子,然后从头开始留胡子。

这位有两个孩子的父亲和他的同伴已为抗击男性抑郁症募集了近35,000美元。虽然他喜欢把胡须修减成车把或马蹄铁等多种形状,现年35岁的他承认自己曾处于人生低谷。

Mark Lorenti with a horseshoe beard before Movember. Picture: Jonathan NgMark Lorenti after shaving it all off. Picture: Jonathan Ng

(剃胡子前后)

洛伦蒂的儿子5年前出生后,他陷入了产后抑郁,这通常是与母亲有关的心理健康问题。

在压力下,他的情绪不定,成为家庭的“岩石”,随时爆发。

他说:“我很生气,无法进餐,每当我抱着婴儿时,我都会哭泣。”

洛伦蒂认为,那种必须成为“超级爸爸”的心理暗示阻碍他寻求帮助。

Mark Lorenti hopes to help his son Isaac express his feelings in the future.

“现在,我激励我的儿子和其他朋友在感觉不行时要说出来。”

产后抑郁症只是那些面临前所未有压力的男人所面临的问题之一。

Movember的研究表明,超过一半的澳大利亚男性认为,社会期望他们在情感上坚强不软弱。

五分之二的人不敢谈论他们的问题,因为他们害怕“不像个男人”。

Movember全球精神健康总监Brendan Maher说:“令人担忧的是,男人有压力却不得不服从于男性定型观念,甚至无法谈论那些让他们失眠的事情。”

“隐藏感情不是应对心理健康挑战的最佳方法。我们需要转变这些危害人类的过时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