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涉持刀勒索中国富商 悉尼华汉被控拒保释

2019-11-04 来源/悉尼晨锋报 編輯/N.N

                                谢雄明

被悉尼赌场列入黑名单的悉尼华人豪赌客中介谢雄明,今天又被媒体披露涉嫌引诱一名中国富商陈亚荣(音译,Ya Rong Chen)来悉尼后,在唐人街一住公寓内用刀威胁他,逼他把价值1000万元的财产转给自己,否则要“宰掉他”。

谢雄明与这位中国富商是在2018年在悉尼唐人街金唐海鲜酒家相识,第二天安排对方到星赌场(Star Casino)豪赌200万元。餐馆的聚会之夜也许对两人来说都是一次生意机会,因为这位中国富商希望在悉尼建立一个生意关系网,并到赌场豪赌。

然而仅一年后,谢雄明就被指控在唐人街禧市(Haymarket)一套公寓内,持刀扣押他的客人,扬言要杀掉他,除非对方转1000万元给他。

今年7月份,《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在调查报道中披露,谢雄明是皇冠赌场(Crown Casino)的一名豪赌客中介,亦即迭码仔,赌场支付给他的旅游生意数十万元,让他帮吸引中国豪赌客到皇冠赌场搏杀。

同一个月,谢雄明警察逮捕并指控他引诱陈亚荣到悉尼后,勒索对方钱,并安排一位“代理人”带他到星赌场赌百家乐,因谢雄明已被列入黑名单,遭星赌场禁止入内。

在今年7月份为期两周的悉尼旅行中,陈亚荣被强迫手写一份备忘录,要给谢雄明20万元。

谢雄明还被指控威胁陈亚荣,要他的哥哥安排把价值1000万元的财产转给谢雄明,并威胁道,如果不这样做,“你哥哥将要收到你的尸体”。

然而片刻后,警察突击冲入这套公寓,逮捕谢雄明,缴走30万元的赌场筹码,几把刀,一份贷款协议和陈的护照。

谢雄明随后被指控结伙使用武器伙勒索财产和使用武器意图抢劫等罪名。他的两名同伙江禅照(Canzhao Jiang)和魏俊克(音译,Junke Wei)亦被拘控。

曾居住在悉尼港内湾猎人山(Hunters Hill)区一套500万元豪宅的谢雄明,上周被新州高院拒绝保释。

他的律师上周四在向高院申请给予他保释时声称,谢雄明目前被关押在巴舍斯特惩教中心(Bathurst Correctional Centre),由于英语能力有限,“无人可说话”,而且难以获得会说华语的亲友帮助。

谢雄明打算对警方的指控进行抗辩,但到明年中期已前,不可能获法院正式聆讯此案。

陈亚荣是去年6月到悉尼,经有人介绍认识谢雄明,后者被指可以帮助安排与澳洲的屠宰业建立生意关系。

今年7月他返回悉尼出于同样目的。

但他这次为期两周的旅行,头天晚上就与谢雄明闹翻,谢逼迫他手写一份备忘录,声明要给谢20万元。谢雄明随后安排一名张姓女子带陈亚荣到赌场,并代谢雄明给他两个10万元的筹码。张在赌场内戴一只蓝色耳机,告诉陈赌百家乐时,每盘下注多少。据指控,张是通过这只耳机获谢雄明的指示。

据警方指控,后来谢雄明加码向陈亚荣索要钱财,包括逼迫他把1000万元财产转给谢雄明。

上周四在高院透过视像连线接受申请保释的聆讯时,他前妻,9岁的儿子和朋友到庭旁听和支持。律师指称控方的并无强有力的证据,而且钱和赌博是在一个著名和高度可见的赌场环境下发生,作为控案的核心,它涉及偿还债务。

律师还表示,他的当事人缺乏英语能力,是应该在严格条件下获得保释的原因之一,而任何有关逃走风险的担忧都可以减轻。

但高院亚当森(Christine Adamson)则大法官说,虽然被指控的罪行与偿还债务有关,但辩方严重低估了所指控犯罪的严重性。

她考虑了拟议的保释报告条件、新州赌场的额外禁令和20万元保证金,但最终发现,没有一项“可以减轻(谢雄明)不会违反保释条件的风险”。

谢雄明下次出庭将在11月12日,但却不是被控持刀勒索陈亚荣的案件,而是被指控偷盗另一位华裔富商630万的案件。

今年7月,谢雄明被昆州一名华裔商人指控盗走这位商人从阿德莱德天空城赌场(Skycity)赢到的630万元,并要求昆州高院冻结他在猎人山区两套价值600万元的房地产。

以重大投资者签证来澳洲定居的马励农(Linong Ma),声称自己今年5月26日在天空赌场赢到这笔巨额,但锁在赌场保险箱内,而赌场竟然协助谢雄明盗走这些钱。

据悉由于谢雄明已被列入赌场黑名单,当晚他是用一个名为方庄前(音译,Zhuangqian Fang)的赌场中介执照,与马励农一同到赌场。

有报道指,谢雄明滥赌,欠债累累,不仅被禁入赌场,亦曾在2017年6月遭追债者追杀。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