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高云翔案D6 :女方被指曾删与王晶聊天记录

2019-11-08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木木

高云翔和律师今早不到9点半就抵达了法庭。(澳洲新快网图片)

中国影星高云翔和另一中国籍男子王晶被控去年3月在悉尼香格里拉酒店强奸1名中国籍女子的案件今天进入了庭审的第6天。和早前接受检方盘问时全程使用英文的状态相比,这位因法律原因不得透露名字的女子明显更为谨慎,更多地依赖翻译,除了偶尔使用英文作答外,大多数时候都使用中文来回答辩方律师的盘问,期间仍一度崩溃大哭。
澳洲新快网记者继续在法庭现场为读者进行现场报道。

庭审回顾请点击:

D5:王晶与女方亲吻视频曝光,女方称自己一直在躲避

D4:当事人承认没回老公短信,曾称高云翔为“帅哥”

D3:女方开始亲自作证,能否锤死高云翔?

D2:控辩双方各自陈述案情,众多细节浮出水面

女方被指曾删与王晶聊天记录

在高云翔的律师结束问话之后,今天下午由王晶的辩护律师开始对女子进行盘问,并称女子和王晶早在2017年10月就互加了微信,当时两人就曾在微信上互相开玩笑。

法庭聆悉,女子觉得王晶是个头脑灵活的人,而且她曾和王晶以及王晶的父母共进晚餐。

王晶的辩护律师问女子,是否曾经删除了和王晶的部分聊天记录,女子回应“我不记得我有删除过。”

当王晶的律师追问女子“你是否删除一些你不想你丈夫看到的信息,对吗?”

女子则再次回应“我不记得我有删除什么对话。”

在女子回答王晶的辩护律师的提问时,王晶一度苦笑并摇头。

女子指老公称病是“撒娇”

王晶的辩护律师今天还针对案发当晚的一些细节进行了非常详细的盘问。

辩护律师问女子当晚在卡拉OK里为什么老公说自己病了,她都不回短信时,她称“是,他其实就是我们的交流方式,互相撒撒娇,不一定他真的生病了,真的怎么样。”

当辩护律师指出翌日凌晨4点前后,女子的老公又给她发了两条短信时,女子回答自己不知道丈夫是什么时候发的短信,并称“在他们性侵我的时候,我是没有手机的,我怎么能看手机呢。”

在王晶的辩护律师声称女子在案发时可以自由离开,而且一整晚都有时间自由离开时,女子直接回怼:“高云翔进了房间以后,我就没法自由离开了,是两个男生,我难道裸着出去吗?”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