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家庭两难顾。(《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想要孩子的女性却主动的拒绝要孩子。原因是兼顾职业女性和作为母亲太难了!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悉尼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年轻的女性在看到成为母亲后的人重返工作岗位并努力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时感到万分沮丧。

“似乎有一个新兴的年轻女性群体,她们环顾自己的女同事和职场,认为兼顾生孩子和成功的工作状态太难了,”该大学政治经济学系的副教授希尔(Elizabeth Hill)表示。

“女性告诉我们,‘我想实现我的资格能力,但似乎我无法同时拥有一个成功的事业和有孩子’。一些年轻女性说她们计划不要孩子了。”

“我们的研究表明,工作及呵护支持政策的匮乏d正在影响年轻女性关于组建家庭的决定。”

希尔博士和同事们表示,女性非常重视职场的灵活性及呵护支持,包括带薪育儿假和育儿。但是,人们发现,获得这种呵护支持的困境对年轻女性的工作和组建家庭“构成了风险”。

这项名为“年轻女性和男性:想象未来澳大利亚工作和家庭组建”的研究描述,“受访者反馈他们当前工作可提供的条件与他们对未来工作和家庭组成的期望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

悉尼大学商学院的贝尔德(Marian Baird)是这篇发表在“社会学杂志”(Journal Of Sociology)上的研究论文的合著者。她说,研究发现,年轻的父亲和年轻的母亲同样重视弹性工作和带薪育儿假。

但是没有孩子的年轻男性不像没有孩子的年轻女性那样对未来有孩子的职业规划感兴趣。

“产假后返回职场兼职的女性通常选择每周工作三到四天,以便给自己一些灵活性,”贝尔德教授说。

“但是尽管在不上班的几天她们仍然需要回复邮件,处理管理性工作,打电话或加班。”

这通常是因为即使她们在自己的时间里无偿工作,她们对时间的掌控仍然比全职工作更有自主权。

她说:“虽然大多数人说他们想要至少两个孩子,但我们的研究表明,他们可能只会有一个孩子,在某些情况下,由于缺乏政策支持,他们可能一个也没有。”

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劳动力未来中心(Centre For Workforce Futures)主任塔克萨(Lucy Taksa)教授表示,灵活的工作政策在纸面上看起来不错,但对许多职业女性来说,现实“与承诺相差甚远”。

“人们期望你继续在全职员工的水平上表现,”她说,“这份工作仍然需要履行。”

“这让我感到非常内疚。”

来自悉尼北海滩阿瓦隆(Avalon)地区43岁的威尔逊(Lija Wilson)在休完产假返回职场,当她的老板允许她兼职时,她松了一口气。

她后来发现,虽然她的工作时间减少了,但她忙碌的营销工作并没有任何变化。

这位有三个孩子的母亲说:“我的兼职申请最终得到了批准,但我无法做我以前的兼职工作。”

“我整个星期都在挤出全职时间,我每晚都在工作。不在办公室的日子里,我在家接电话,感觉自己很糟糕。我感到对家庭和工作做得都不好。这让我感到很内疚。”

威尔逊表示,在担任高级职务时,“如果这项工作没有重新设计、重新调整,那么除了继续变戏法外,做任何事情都非常困难”。

在有了第二个孩子后,她辞去了工作,开始做顾问。但工作时间变得更加苛刻。

她创办了自己的企业PUFFLING,帮助至少有10年经验的女性找到灵活的工作。

她认识的女性认为,她们无法兼顾孩子和事业。她说:“我认为女性感到别无选择是可悲的。感觉就像你只能够二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