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外劳来酒店实习遭剥削 专家忧损澳洲声誉

2019-07-28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印度外劳谢迪。(《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谢迪(Narendra Shetty)与Escarpment Group集团签署了一份来澳洲实习的合同,到该集团在蓝山地区(Blue Mountains)几家酒店工作,包括Hydro Majestic酒店和Lilianfels酒店,但他现在有可能面临遣返回国的风险,因为他投诉工资太低和被要求支付高于市场标准的房租。

《悉尼先驱晨报》披露该集团酒店实习的印度外劳遭克扣工资和对不公平待遇表达强烈不满后,印度驻悉尼总领事馆已向澳洲政府有关部门提请关注此案。

印度总领事馆一位发言人说:“本使团切实关注来自印度的工人遭受的不良待遇。”

联邦政府的移民工人专责小组(Migrant Worker Taskforce)主席弗尔斯(Allan Fels)也警告,澳洲在南亚国家的声誉有可能因此而受到损害,甚至可能危害到国际声誉。

澳洲印度商会(Australian India Business Council)前主席罗奇(Neville Roach)表示,来自亚洲的许多学生和实习生为来澳洲做出了巨大的经济牺牲,并且“容易受到剥削”。

拥有印度酒店管理学士学位的谢迪说,他支付超过6500澳元获得52周的澳洲实习培训合同,合同包括接受他实习的Escarpment集团支付他49,943元的年薪和退休公积金。

合同规定:“合同配套包括全部住宿 - 双人住宿,每日三餐”。按谢迪的理解,这意味着包含租金和食物。但当他到达Hydro Majestic酒店、被要求每周支付480元用于共用卧室和用餐时感到“震惊”。
谢迪表示拒绝后,获告知在24小时内离开,所以他收拾好行李,住在悉尼青年旅馆。他后来获邀以20元的时薪回蓝山卡通巴镇(Katoomba)的Lilianfels酒店工作,并签署了协议每周向雇主支付250元的租金,不包括餐费。

后来雇主方要求他签另一文件,提出所有工作时间都按平常时薪支付。但谢迪认为任何加班都是他在主厨房日常工作的延续,他宁愿在休假期间到另一家独立的高级餐厅免费工作以学习更高的技能,所以拒绝签字。

谢迪本月15日接到学生签证的拒签信,指雇主因无法接受他的工作态度而在3月15日将他解聘。他为此已向内政部和其他机构提出申诉。

反对党要求移民部长高民(David Coleman)解释他如何保护脆弱的移民工人,高民回应称“我们不能容忍对外国工人的剥削,这些问题正在调查当中”。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