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澳抗抑郁药使用激增 过度诊断治疗引担忧

2019-04-24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澳洲新快网

专家称,一系列因素正在导致抗抑郁药使用的可怕增长。(《每日电讯报》图片)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目前依赖抗抑郁药的澳洲人高达300万,也就是说,每8个人中就有1人依赖抗抑郁药,这引起公众对抑郁症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的担忧。

药物福利计划(Pharmaceutical Benefits Scheme)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2018财年,38-57岁年龄段的人最有可能使用抗抑郁药。

逾10万名年龄在17岁以下的青少年目前正在使用抗抑郁药,高于10年前的3.378万人,这一趋势令人担忧。

尽管这个年龄组的人不推荐使用抗抑郁药,但情况仍是如此。

在年长澳洲人中,抗抑郁药的使用更为普遍,每4个年龄在68岁以上的人中就有1个使用抗抑郁药。

新的心理健康政策监督机构PsychWatch Australia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强调,质疑医学界是否在用药治疗人类正常的悲伤体验。

2015年,经合组织(OECD)的一份报告将澳洲的抗抑郁药使用排在了全球第二位,仅次于冰岛,但最新数据显示,自那以来,澳洲的抗抑郁药使用增长了10%。

PsychWatch机构的支持者、心理健康研究员、前议员怀特利(Martin Whitely)博士透露了班上最小的孩子是如何最有可能被诊断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Hyperactivity Disorder)的。

他在最近更新的相关话题的日志中说道:“我们的精神健康系统‘病得很重’,沉迷于过度诊断和过度用药的循环中。” 

他说,一系列因素导致抗抑郁药使用的可怕增长,比如全科医生没时间或技能来处理悲伤、感情破裂或失业问题,正求助于药物而不是精神分析来治疗抑郁、抑郁症治疗国际指南DSM-IV降低了抑郁症诊断的标准等等。

澳洲心理健康组织负责人昆兰(Frank Quinlan)同意抗抑郁药被过度使用,但他表示,抗抑郁药是全科医生为数不多的可用工具之一。

他说,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秘密联合报告发现,各级政府需要在社区心理健康、更多的公共住房和其他社区支持上支出20-30亿澳元,以解决心理健康问题。

他说:“我们呼吁主要政党和绿党制定计划,在竞选活动中进行这项投资。” 

(郑佩妍)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