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新西兰恐袭澳枪手家人求判死刑 两屋遭查

2019-03-18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塔兰特2016年图像(左,澳洲联邦警察局图片)及儿时的塔兰特(9号台图片)

据澳联社、SBS及《每日电讯报》报道,调查上周五新西兰基督城(Christchurch)恐袭案的反恐警察,今日突查了新州中北部海岸两处住宅,据信其中一屋属于澳籍嫌疑枪手的姐妹。

今晨8:30左右,新州联合反恐小组(NSW Joint Counter Terrorism Team)警员对科夫斯港(Coffs Harbour)附近桑迪海滩(Sandy Beach)的一套物业展开搜查。当便衣探员进屋时,房屋的门窗都用黑塑料布遮挡。

据悉,28岁澳籍嫌犯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姐妹居住于此。来自新州格拉夫顿(Grafton)镇的塔兰特,因上周五基督城两间清真寺发生的已致50人遇难的恐袭枪击案,而被指控谋杀。

不久之后,警方再对麦克林(Maclean)附近劳伦斯(Lawrence)的另一处房屋进行突查。塔兰特的目前据悉在该地区工作。

澳洲联邦警察局(AFP)及新州警察局在联合声明中表示“此次行动的主要目的是正式获得有可能协助新西兰警方后续调查的材料”,并称在基督城被捕的澳籍男子家人,在向警方提供协助。

声明说:“我们可以向社会保证,没有任何信息表明,当下或不久的将来有威胁与这些搜查令相关。”

目前,塔兰特的姐妹及母亲仍留住在一间安全屋中,受到警方保护。未有迹象表明她们有任何不当行为。

访南欧后“大变”

另据称,嫌疑枪手塔兰特早前曾去过希腊、保加利亚及土耳其,三国有关人员正对此进行调查。希腊公民保护部(Ministry Of Citizen Protection)的一份声明表示,塔兰特于2016年3月到过希腊克里特岛(Crete)和圣托里尼岛(Santorini)。据悉,他是从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尔飞抵希腊,在有关岛屿上停留了数天。

塔兰特还分别于11月和12月,先后两次在希腊某机场中转。

据塔兰特的外婆菲玛丽·茨杰拉德(Marie Fitzgerald)上周日向9号台表示,她认为塔兰特出国旅游回来后发生“彻底改变”。

而保加利亚当局上周五也宣布针对塔兰特去年11月9日至11日期间来访该国的情况启动调查。保加利亚检察长察萨罗夫(Sotir Tsatsarov)同时称,2016年12月28日至30日期间,一名据信是塔兰特的男子还乘巴士去过塞尔维亚、克罗地亚、黑山、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与此同时,土耳其也于上周五展开调查。据土耳其方面称,塔兰特曾来过几次土耳其,并在该国停留过很长一段时间。

家人发声致歉

塔兰特的外婆玛丽·茨杰拉德(Marie Fitzgerald)。(9号台图片)

日前,塔兰特的家人就基督城恐袭事件向新西兰人民致歉。

当塔兰特的外婆玛丽得知这场血腥屠杀是由自己孙子发动时,倍感震惊。“媒体称他已谋划了很长时间,显然他的心理不健康。我们家里有人做出这样的事,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他曾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地电脑上……用电脑打游戏。我不认为(约会)女孩也在他的计划当中,他曾说结婚太难了。”玛丽表示:“出国旅游后,这个男孩(指塔兰特)彻头彻尾变了。”

她还透露塔兰特去年曾回澳为姐妹庆生。

塔兰特的奶奶乔伊斯·塔兰特(Joyce Tarant)昨日受访时说,孙子在2010年发现他的父亲自杀去世后,开始变得倘若两人。“我曾请求他们带他做(心理)咨询,但他从未去过。”

乔伊斯还补充称,孙子虽有些不合群,但他每次回家都会保证前来探望。

塔兰特的舅舅特里·菲茨杰拉德(Terry Fitzgerald)也称当塔兰特的脸出现在电视上时,他几乎无法相信他的侄儿要对此事负责。“我们为那里的罹难者和伤者家庭感到十分抱歉……(我)只想回家躲起来。”

塔兰特的表姐妹考克斯(Donna Cox)甚至表示“他应为自己所作所为而被判处死刑”,“因为他是家人,这样说令我很痛苦”。她还称塔兰特来自一个“备受尊敬的家庭”,“他的父母在社区里地位很高”。而塔兰特儿时沉迷枪械和暴力视频游戏。

而塔兰特的母亲莎朗·塔兰特(Sharon Tarrant)据悉最后一次见到儿子,是在3个月前的新西兰之旅中。彼时正值圣诞期间,他们在南岛多地多次一同用餐。   

塔兰特的昔日校友及其家庭的朋友称,塔兰特曾是一个“长有雀斑的胖孩子”,常常受到奚落,但他也取笑别人。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