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新州州长:澳宝塔事故将追究法律责任

2018-12-29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Kayla

新州州长贝瑞吉克莲( Gladys Berejiklian)表示,安全问题绝不妥协。(《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对于最近广受人们关注的澳宝塔(Opal Tower)公寓“危楼”事件,新州州长贝瑞吉克莲( Gladys Berejiklian)表示,任何被发现“做了错误的事情”的人,都将受到“法律郑重的对待”。与此同时,紧急调查仍在继续,因为建筑的混凝土面板出现裂缝,澳宝塔已几度陷入舆论漩涡。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这座位于悉尼奥林匹克公园(Sydney Olympic Park)的36层高的新大楼曾向居民和投资者承诺,将把悉尼的美景尽收眼底,并向他们展示数百套“高品质”的豪华公寓。

然而,在平安夜,这座大楼的混凝土面板和石膏出现了破裂,还堵住了单元内的门。此外,大楼里还有16块面板也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据悉,该公寓在8月份启用,仅仅几个月,相关部门就因安全问题对居民进行了紧急疏散。不仅此间居民处于不安状态,在城市的发展热潮中,它还引发了人们对公寓缺陷的普遍不安。

新州建设方Icon负责人朱利安•多伊尔(Julian Doyle)表示,紧急调查将调查“大楼10层转接处预制(混凝土)面板的裂缝”,并在整个建筑中大约16个事故点进行同样的检查。

反对派领袖迈克尔•达利上周五表示,在被告知必须无限期离开大楼以防不测后,大楼内的居民感到“震惊”。他将矛头对准了新州州长贝瑞吉克莲,批评建筑的崩溃是“领导的失败”。 达利称,现在对此事件的回应远远不够。

但贝瑞吉克莲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州长对居民们因此事造成的不安感到抱歉,尤其是在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她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个问题,并认为如果有人被发现做了错事,将会得到法律的郑重对待,安全问题永远不能妥协。”

随着数百名沮丧的居民自圣诞前夜出现裂缝,在官方进行紧急调查后,已经二次紧急疏散了这个有392个户居民的街区,各种猜测和指责四起。

这一事件也给新州政府在下届选举前制造了一个政治难题,因为新州政府仍然在增加全市住房供应的愿望和社区对过度开发的担忧之间左右为难。

工党的规划部发言人塔尼亚•米海勒克(Tania Mihailuk)表示,政府“需要明白,对于所有新的高层开发项目,整个行业都存在潜在影响,公众信心需要迅速修复”。

“鉴于(规划)部长在2017年9月批准将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的住宅数量从6000套增加到10700套,居民数量从1.4万户增加到2.35万户,更有必要确保这项调查是全面的。”

“有那么多新的高层建筑得到了批准,居民需要安心。”

澳规划部长安东尼•罗伯茨(Anthony Roberts)任命了两位工程学教授,调查大楼10层6×3米预制混凝土面板出现裂缝的原因。

罗伯茨的发言人表示:“政府对其规划和审批制度充满信心,自工党执政以来,该制度已进行了重大改革”,“我们正在等待调查结果,以得出事故发生的确切原因,届时我们将对调查人员的报告发表评论。”

这个高层公寓坐落在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管理局(Sydney Olympic Park Authority)的土地上,被认为具有“国家级的重大意义”。2015年6月,前规划部长罗布•斯托克斯(Rob Stokes)的部门批准将其作为一项重大开发项目。

一位规划部门发言人本周表示,国家重大开发进程“遵循的严格和全面评估步骤,与国务院正在考虑开发项目时将采取的步骤相同”。

专门研究建筑立面和防水缺陷的悉尼咨询师罗斯•泰勒(Ross Taylor)本周表示,建筑受损表明“该行业存在更大的标准问题”。

他说,建筑发展热潮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设计师面临来自建筑商和开发商的压力,要求他们生产更便宜、建造速度更快的建筑。

“主要缺陷通常与设计有关,而不是与施工错误有关,”他说。

建筑商协会(Builders Collective)表示,建筑缺陷是“冰山一角”,并暴露了建筑行业更广泛的问题。

新南威尔士州租户工会高级政策官员利奥·帕特森·罗斯(Leo Patterson Ross)说,很多新建筑都存在缺陷——“并不是所有的建筑都达到了这个水平”——租客受到的冲击比自住业主更严重。

“在过去的10到15年里,情况似乎变得更糟了。”建筑标准总体上有所提高,但建筑类型也在发生变化。

该建筑开发商Ecove的主管巴萨姆•阿夫拉克(Bassam Aflak)驳斥了有关受损标志着整个行业存在问题的说法,并表示“没有走捷径”。

他表示:“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例如,由于一个小组似乎失败了,就推测其存在更广泛的建筑问题。”

对于该事件,新南威尔士大学工程专家马克•霍夫曼(Mark Hoffman)将协助领导州政府对该事件的调查。他表示,有关整个建筑行业出现危机的说法“非常耸人听闻”。他认为,“我们看到的裂缝非常大,这可能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在非常小心地看待该事件。”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