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2019将是波动之年 中澳关系仍存挑战

2019-01-04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2018年,中澳关系遇冷。(澳洲广播公司图片)

译/ 翟朗维

2019年,澳洲在外交政策方面将迎来不平静的一年。

据Conversation新闻网报道,澳洲研究委员会“未来研究员”(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Future Fellow)、格里菲斯大学法学院(Griffith Law School)学者里墨(Susan Harris Rimmer)回顾2018年并展望2019年。她断言,2019年将是“毫无疑问的波动之年”。

2018年全年,中澳关系陷入“严寒”。中方推迟了部长互访、外交外贸部事务次长访问以及多项教育交换项目。前总理谭保(Malcolm Turnbull)誓言要打击针对澳洲事务的外国干涉,矛头直指中国。作为回应,中国大使馆向留学生发布了安全警告。8月,联邦政府禁止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参与建设澳洲的5G移动基建设施,理由是威胁国家安全。

里墨指出,澳洲总理更替使中澳关系短期内有所改善。但她认为,即使有所缓和,中澳关系提升原则性和稳定性的需要以及澳洲与中国建设长期关系,仍存在挑战。

去年8月的领袖改选后,新任总理莫瑞信(Scott Morrison)在上任后的数天内即出访印尼首都雅加达,但并未出席瑙鲁(Nauru)举行的太平洋岛国论坛(Pacific Island Forum),也取消了筹划已久的马来西亚及越南的出访行程。

他随后宣布将澳洲驻以色列大使管迁至耶路撒冷,令澳洲与印尼的关系受损。

澳洲在瑙鲁及马努斯岛(Manus Island)上对难民的拘留、气候政策以及对煤炭行业的维护,招致越来越多国际批评。

在太平洋事务方面,新版跨太平洋合作伙伴(TPP)协定于2018年12月30日生效,将带来一系列影响,包括劳动力市场审查改革、知识产权问题以及投资者与国家纠纷解决(SIDS)规定。这方面的一大亮点是莫瑞信政府在去年11月宣布的太平洋轴心方针,所针对的是中国在太平洋地区不断增长的影响力。

不过,太平洋事务学者凯恩(Tess Newton Cain)指出,在太平洋地区相关声明中,澳洲通常不能采取正确的尊重与合作的腔调;澳洲也未能在气候变化中发挥领导作用,恐难获取岛国信任。

此外,领导频繁更换也对澳洲造成影响。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富利洛夫(Michael Fullilove)称,比成为笑柄更严重的是,澳洲可能会在地区前进的道路上遭到忽视。

里墨预测,如果工党胜选执政,现任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有机会出任外交部长,成为澳洲对外事务的稳定对话者。工党国防发言人马尔勒斯(Richard Marles)也能发挥其在太平洋地区的威望。(翟朗维)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