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隐私权惹争议 “我的健康记录”该加入吗

2018-11-19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众人担忧“我的健康记录”电子病历系统会泄露个人信息。(网络图片)

文/ 严哲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对于犹豫着要不要加入澳洲电子病历系统——“我的健康记录(My Health Record)”的人来说,11月14日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参议院批准了该系统的选择退出延期,联邦卫生部长杭特(Greg Hunt)也做出让步,同意延长“我的健康记录”选择退出的最后期限。 

澳人可在明年1月31日前选择退出“我的健康记录”系统。这让议会有时间就保护病人隐私的立法改革 进行辩论,同时也能让公众充分了解该系统并考虑是否退出。卫生部长杭特在推特上发文说:“退出截止日期将延迟到2019年1月31日,但须强调的一点是,人们其 实可以在任何时间选择退出。” 

这已经是该系统退出期限的第二次延迟。此前,政 府给到民众三个月时间考虑是否退出,最后期限截至10月15日。但随后,政府将期限推迟了一个月到11月15日。 

就在11月14日,工党提出暂停实施该系统12个月的议案,但该议案以微弱优势被否决,但参议院在随后的讨论中,同意将退出期限再推迟。 

政府一直面临着延长退出期限的压力,政府承诺对 “我的健康记录”系统立法进行修正,但目前仍未通过成 为法律。 目前约有600万人已经在使用该系统,约115万人已决定退出。如果没有卫生部长的干预,大约1700万澳人将自动加入该电子病历系统。 

据称,澳人每次通过新系统去新的全科医生处看病时,将不再需要与此前的医生联系,获取之前的病例。对于医生来说,这意味着他们能够通过简单的密码来获取病人完整的医疗记录,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开药。 

虽然政府认为这项举措有很多好处,但有不少人担心个人信息会落入不当之人手中。 反家庭暴力等团体担忧,具有施暴倾向的丈夫或男友能够获取受害女性的隐私档案,并追踪她们;悉尼的危机咨询团体表示,医生也有可能帮助有暴力倾向的丈夫 或男友非法获取医疗数据;黄金海岸家庭暴力综合响应机构 (Gold Coast Domestic Violence Integrated Response)担心,这些隐私记录会被用在监护权斗争方面, 被人利用来控制文化和宗教传统较保守社区的妇女。 

但卫生部长杭特坚称,这将是世界上最安全的系统:这是首次能够让居民随时随地获取自己医疗记录的系统,更重要的是,它能够防止药物滥用。 

来自澳医学协会的温沃斯独立议员菲尔普斯 (Kerryn Phelps)也支持这一改革,但希望延长退出期限,直到议会通过改革。 

“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医疗系统,但最重要的是,这是首个给民众自己的医疗记录,”她在接受媒体采访 时表示,“这是现代任何健康管理系统重要的组成部分。”

其实,自从该系统被宣布以来,系统已经推出了一 些举措,希望解决关于谁可以看到数据的担忧,并允许 民众永久删除他们的记录。 但依然有很多人不确定是否要加入该系统,有民众 表示“希望等到有助于保护患者隐私及安全的立法通过 后再考虑参与该计划”。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