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醒了”的美国正在发生什么

2020-03-26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編輯/徐蓓蓓

3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右)在华盛顿联邦紧急措施署总部参加电话会议。

“醒了”的美国正在发生什么

本刊记者/彭丹妮

发于2020.3.30总第941期《中国新闻周刊》

安静、空旷,劳丽·加勒特望向窗外,世界第一大城市纽约已经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繁华景象,她自己也大幅减少了在外活动的时间,Zoom、Skype等视频电话软件成为新的工作手段。恐慌情绪让商店的货物被抢购一空,但食品供应还算充足。

这位至少写过三本有关传染病著作的纽约客,曾因为在公卫领域的报道而获得普利策奖,此时看起来并不难适应疫情笼罩下的生活。在研究和观察了人类社会的多次传染病流行造成的灾难后,对于新冠疫情给世界带来的变化,她认为,只有9·11恐袭事件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资本在逃离。

在3月9日至18日的十天里,美股触发了四次熔断机制,一次次刷新历史纪录。人们调侃道,如果3月8日股神巴菲特还可以说“我活了89岁,只见过一次美股熔断。”那么现在他都要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3月19日,当地时间周四晚12点,在美国西海岸的加州洛杉矶,居住了20多年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开车回家,发现路上的车流量是他从未见过的稀少。洛杉矶的道路从来都是川流不息的,但这天晚上,加州州长加文·纽森刚刚宣布了居家令——该州自新冠疫情以来最严格的强制性措施。张作风担心学校可能会关闭,便在晚上赶回学校取一些必要的文件,做好居家办公的准备。

仅在两周以前,洛杉矶只有十几例确诊者,张作风住所附近的医院出现了一例感染者,但在当时,只有华人去买米、囤水,其他人似乎并不紧张。两周后,新冠疫情在美国已经呈暴发式的增长,社会气氛陡变。

同样在3月19日这一天,中国湖北的新增确诊人数为零,而美国确诊病例破万。最新的实时数据显示,截至3月23日下午5点,美国确诊感染人数超过3.5万,成为全球确诊人数第三多的国家。

美国陷入全面停摆,从经济,到社会生活。

美国“醒过来”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尼古拉斯·朱厄尔和他女儿都是流行病统计学方面的专家。早在1月中下旬,当疫情似乎还只是太平洋对岸的事情时,他们就在密切地讨论新冠病毒,并开始给家里做一些储备计划,准备好居家两周所需的货品。那时候,他们试图给人们传达这个疫情严重性,但得到的反应是让他们无望的。

即便到了2月末,特朗普还在说美国只有15例感染者,比哪儿都少,“他一点都不担心”“完全在掌控之中”。2月29日的白宫发布会上,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也说,“就像感染了重感冒或流感。”但尼古拉斯·朱厄尔说,“每个流行病学家都知道将要无情地向我们逼近的是什么。”

3月13日,尼古拉斯·朱厄尔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美国至少有1700余感染者,他预计到下一个周三,亦即3月18日的时候,美国的确诊人数会达到8000,然后,疫情将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真到了3月18日那天,美国报告其实际确诊感染人数为8736——超出他的预测。

3月11日,好莱坞巨星汤姆·汉克斯及夫人在澳大利亚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这一天新冠疫情经评估定性为“全球大流行”;第二天,因NBA爵士队球星戈贝尔感染新冠,NBA宣布赛季中止。美国公众情绪的转变是一点点累积的,其间被这些消息一次次震动。3月8日至14日这周,尼古拉斯·朱厄尔相信,人们都受到了冲击,而这种感受之后将只会有增无减。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3月14日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说,显然过去几天以来,美国人开始醒过来,意识到新冠病毒的威胁究竟有多严重性。同时醒过来的,还有此前有意淡化疫情严重性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东部时间3月13日下午,特朗普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他将可以使用国会授权拨出的500亿美元联邦资金来应对新冠危机,此举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转向积极防疫的标志。

同样这一天,美国联邦政府文件《病毒行动法案》警告政策制定者们,这场流行病将持续18个月或更长,并可能暴发多次,导致大面积供应短缺,给消费者和美国的医疗体系带来压力。

3月13日之后,美国联邦政府在提高检测能力、调动资源、经济补贴等方面开始动作频频。“如果要说什么的话,那就是我们反应不足。”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位呼吸道传染病专家说。美国3月中旬在响应和检测上的速度,本应该在一个月前就达到。

劳丽·加勒特认为,现在看起来,全球能比美国新冠疫情应对更糟糕的,也只有英国了。当有记者问她,政府应该做哪些事情时,一向犀利的她直接回答:我们没时间列出这个完整的名单,因为政府几乎没做任何他们该做的事情。

一个被多位专家引用的预测是,美国疫情发展的速度大约只比意大利晚8~10天。劳丽·加勒特认为,可能就在3月的最后一周里,将会看到新冠病例数突然激增。在某些地方,比如纽约,医院会完全超负荷运转。而全国范围内,疫情以不同的步调流行着,从现在起,一直持续到夏天。

科内利亚·格里戈斯是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她曾在哈佛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接受过长期培训,见过太多临终的病人,“恐慌”本不在她的词典里。但她3月19日发表的一篇自述,取了个看起来“危言耸听”的标题——《天要塌了》,因为她看到人们在急诊室门口排着长队等待检测,医护人员不停歇地工作却仍应付不了激增的病人,还有日趋耗竭的防护设备和遥遥无期的疫苗。

“我们正生活在一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中,其发展速度和规模前所未有。我们医疗和金融体系的裂缝正像一道伤口一样裂开。无论结果如何,对我们所有人来说,生活将永远看起来有点不同。”格里戈斯写道。

与这句话意思不谋而合的,还有英国流行病学家尼尔·弗格森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这一句: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生活的世界会与以往截然不同。3月19日,他在推特上说,自己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尼尔·弗格森领导的伦敦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从1月份开始就在持续深入研究新冠疫情。近日,他的团队通过模型预测,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美国可能会有220万人死于新冠疫情,如果问他最乐观的情况是什么,他给出的死亡数字也足够大——100多万。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