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美国再下封杀令:这次封杀的可不只是石油

2018-07-10 来源/凤凰财经网 編輯/徐蓓蓓

今年5月,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单边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宣布重启对伊朗的“史上最严厉制裁”。

近日,美国国务院再次单方面提出要求:所有国家须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并且中断对伊朗的经贸合作,不遵从美方要求的国家及企业将遭受严惩,甚至可能面临被逐出美国市场的风险。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名不愿具名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说,购买伊朗原油的各国公司“必须在11月4日前将其自伊朗进口的原油量降至零,否则将面临美国的严厉制裁”。

这位官员还特别强调,中国和印度如若不从,将像其他国家一样面临制裁。

1

石油封杀令背后的新仇旧恨

为何选择11月4日作为封杀令的生效日期?

1979年11月4日,德黑兰的一些激进学生占领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引发了震惊世人的“使馆人质事件”,成为两国关系交恶的重要导火索。

特朗普政府此次选择在这个特殊日子发难,无法排除这一历史因素的影响,警示意味颇重。

不过,石油何以成为美国维持全球霸权的“得力工具”?这还得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东石油危机谈起。

持续三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机给发达国家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冲击,所有发达国家经济增长明显放缓,发达国家甚是恐慌,但已经与黄金脱钩的美元却在危机中找到了新目标。

1974年,美国与世界最大的产油国沙特阿拉伯达成协议:美方为沙方提供安全保护并且出售先进武器,而沙方承诺石油出口只以美元结算。其他产油国纷纷效仿,美国就这样,通过强大的军事政治力量,以及美元结算石油带来的控制力确立了自己对中东的影响。

这种控制使得中东各国不仅难以再次掀起如1973年一样的石油危机来对抗发达国家,更让这些国家根本逃不出美国的“五指山”。一旦出现个别产油国反美,美国就对其严厉制裁,同时利用自己的盟国来补缺。

中东产油国普遍经济结构单一,根本受不了美国及其盟国的重创。长此以往,这些国家就出现了两种下场:一是伏低做小,忍受美国及其盟友的颐指气使;一是被美国等扶植的反对派力量发动政变或内战。伊拉克莫过于最典型的例子了。

“倔强”的伊朗一直饱受美国的制裁之苦。这也导致其始终难以有效利用本国丰富的石油资源支撑经济发展。

上世纪90年代,随着亚洲新兴国家的发展,伊朗终于找到了新的石油买家。奥巴马时期又逐渐放宽了对伊朗的制裁,继而建立了多边机制“伊核六国”框架,伊核协议得以最终达成。

然而,具有强烈保守倾向的特朗普从竞选时起就对伊核协议充满敌视。加之特朗普与以色列最为亲近,而以色列与伊朗互相视为最大威胁。这些就构成了美国如今痛下杀手的理由。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