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香港市民自发组织去病房探望何君尧

2019-11-07 来源/红星新闻 編輯/徐蓓蓓

此前报道: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遇袭受伤被送医警方拘捕1涉案者

何君尧遇袭受伤兄长:刀很尖,是意图谋杀

病房外

病房外

11月6日下午5点15分左右,遇刺的何君尧完成手术转移到病房。截止晚上7点探病时间结束,何君尧仍处于麻醉状态,并未苏醒。何君尧助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手术时医生发现伤口比原来预估的更深,需进一步治疗。

何君尧的病房外,一面是“胸腔引流护理”的告示,一面是放满鲜花饮品的柜子。得知何君尧遇刺,20多名市民自发组织来到医院,以鲜花水果慰问何君尧。

“先看到新闻,后看到视频,眼泪就哗哗流下来了,没想到香港社会竟然会发展到这样。”病房外的市民林太说,最可气的连登上公布了何君尧治疗的医院和病房号,有黄丝甚至出言讽刺“不说还以为被人斩死”。“担心有人去搞,群里的人都急了,要来守护何君尧。”林太和几个朋友下午2点左右就来到医院。为了担心现场有暴徒二次袭击,他们都戴上帽子、墨镜和口罩。

“何君尧从始至终一直坚定不移地发出声音,他身为律师能提出很多法律层面的质疑,反对派觉得威胁到了,所以黄丝最讨厌的就是他。”林太说起何君尧的遇刺,大为愤慨。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本来自己是政治冷感的人,但现在政治就在身边不得不关心,自从6月反修例风波后,她再也没穿过黑衣服。

“以前香港的选举没这么乱,只会吵吵闹闹。这是老一辈香港人从没见过的。”林太说,现在选举一片乱象,不仅出现打老人的行为,还有黄丝搞旅行团组织老人去旅游,论坛上号召年轻人藏家里人的身份证让家人做不了选民登记,今天的行刺行为让大家又气又怒。“我要去警察总部抗议选举暴力,每天都去,香港不能活在黑色恐怖里。”

“何君尧是我们香港的代表,是给我们发声的,有何君尧在我们就不会输,他受伤对我们伤害很大!”“开心姐”是香港颇具知名度的社运人士,她每天穿着撑警的衣服,见着阿sir都要去说声加油,在何君尧受伤时也第一时间来到病房。“我们只是支持爱国的建制派议员,很多义工不敢去帮他们派传单,怕被打、被侮辱、被起底,我们大家自发去帮何议员站街。”因为何君尧术后麻醉未醒,她只能送上鲜花代替探望,“特别想跟他说,我身边所有的群各个都支持何君尧!”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