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港违法占中发起人自首认罪 警方将调查

2014-12-04 来源/中新网 編輯/贝贝

 

11月26日,香港法庭执达主任在旺角弥敦道执行禁制令,清除非法障碍物,后因受阻而要求警方协助执行。多名警员剪走路障上的索带。

截频:香港民间组织给警察打气 对非法“占中”乱港感到痛心

综合报道,香港违法“占领中环运动”已经持续逾两个月。“占中”三名发起人香港大学副教授戴耀廷、中文大学副教授陈健民、牧师朱耀明等人3日陆续到警署自首,承认“参与未经批准的公众集会”罪名。警方称将不偏不倚、公平公正作出调查。

“占中”多人自首 警方:会公正调查

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3日重申,“占领”行动本身是一个涉违法行为,严重扰乱香港社会秩序,强调港府会依法及依时采取适当行动。他强调,港府是以容忍态度处理有关问题,不代表没有能力执法。

香港警方发言人表示,截至3日下午16时30分,共24人到中区警署自首,包括18男6女,年龄介乎33至82岁。自首人士声称干犯“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的罪行。另据港媒报道,此后又有数十人向警方自首。

就“占领”人员自首事件,香港警务人员在自首人士离开警署之前,已清楚向他们指出“占领”公众地方是违法行为,需立刻停止。警方会根据自首人士所提供的资料作出跟进及调查。

发言人也强调,对于每宗案件,不论涉案人的职业、背景,警方定会不偏不倚、公平公正作出调查。警方希望自首人士能继续配合警方的安排,减少对警署为市民大众提供正常服务的影响。

香港律政司发言人3日则表示,关于戴耀廷就他参与“占中”或“占领行动”事宜向警方自首,已授权副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处理该案件。

鉴于该案相关情况及公众利益,律政司司长认为应该向社会表明律政司将会如何处理该案。律政司司长作为律政司的首长,会确保案件将会根据妥当及适当的程序处理,并严格遵照法律及检控政策行事。

禁制令执行 旺角金钟部分“占领区”清障

自2013年初开始,“占中”三名发起人鼓动“占中”,以瘫痪香港政治、经济中心——中环为“核弹”,要挟中央和特区政府在政改问题上让步。

今年9月28日,戴耀廷等人宣布“占中”启动。自此示威者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持续霸占香港金钟、旺角、铜锣湾等地的交通要道,至今金钟、铜锣湾被霸占的街道尚未完全恢复。

10月20日,香港高等法院接纳当地出租车小巴团体和中信大厦业主的入禀,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占领”参与者占据九龙旺角区、香港岛金钟等多条道路,同时禁止阻碍清除障碍物。

10月内,香港餐饮、零售及运输业陆续有人入禀法院,向“占中”集会行动发起人索取赔偿。

10月27日、11月10日,香港高等法院两度延长上述禁制令,并授权香港警方拘捕及移走任何疑为妨碍执法的人士。

11月18日,金钟中信大厦外的铁栏杆与帐篷基本被移走。11月25日,警方对旺角相关街道开始清障,香港警方出动6000名警力协助。26日,旺角弥敦道的“占中”路障基本被清除。至此,被认为是清障“硬骨头”的旺角区域,基本恢复秩序。

根据香港的法例,“占中”策动者已触犯《简易程序治罪条例》有关妨扰罪、在公众地方造成阻碍等罪行。民事责任方面,如因“占中”而导致的生意、财物损失或人身伤亡,按普通法下的民事侵权原则,策划者与参与者也要对商户和个别人士负上全责。

香港舆论与内地民众支持清障 盼尽快结束扰民

香港舆论与内地民众支持警方执法行动,要求依法处理“占中”者,尽快结束这场闹剧。

位于香港弥敦道的鞋店老板苏先生坦言,弥敦道清障后,顾客人数明显上升,但生意未有即时恢复,估计需要约1个月,才可恢复到未发生“占中”前的生意额。他指出,“占中”实在扰民,每晚制造大量噪音,弥敦道附近的住户无日安宁。

香港城市的士车主司机联会副主席陈满有指出, “占领行动”期间对的士司机生意影响重大,过去60日,的士司机生意额下跌起码20%,早更司机收入更跌30%。旺角被占或发生冲突时,的士司机都要改路行驶,一定程度上影响乘客。旺角清障后,弥敦道重新通车,有利早更司机。

香港40名立法会议员11月28日发表联合声明,对警方严正执法表示欢迎。对于有人策划将“占领”行动升级,议员们表示强烈谴责,并要求警方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打击任何违法暴力行为,全力维护公共秩序。

内地民众也表现出了高关注度,在网络或线下表达对清障工作的支持,他们认为,清除路障、畅通道路,是落实法治这一香港核心价值之举。

9月间在香港参加学术交流会议的北京交大周姓副教授讲述了目睹的“占中”。他说,香港的路本身很窄,“占领者”把路占了,影响很大,中小学生都上不了课。在他看来,“占领”时间很长了,对香港影响很大,“因为香港很小,清理是必要的。”

与香港毗邻的深圳、广州市民同样关心香港现状。深圳一家技术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李萧表示,自己“当然”支持清障行动。他说:“既然香港号称是法治社会,为什么允许这些人违法,而且是长期违法,我就觉得很奇怪。”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