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的储水量到明年将达到历史上的最低水平。悉尼面临枯竭。(《每日邮报》图片)

悉尼水库大坝正在迅速干涸,预计到明年,该市将经历“有史以蓄水量下降最低点”,悉尼干涸迫使当局努力避免迫在眉睫的“零日”前景。 

据《每日邮报》报道,目前的水资源储备下降如此之快,以至于大悉尼地区的综合储水量到明年晚些时候将比千禧年旱灾记录的储水量还低。

据了解,计划中的城市海水淡化厂的扩建只会在该厂被迫停产一个月时暂时加速水位下降。升级后有希望海水淡化厂将有助于淡水量下降的情况,然而,根据目前预测,悉尼水的储备只能维持到2022年5月。

在被问及这场危机时,水资源厅长帕维(Melinda Pavey)表示,“悉尼也不能免受干旱的影响,” 她并补充说,自2017年8月以来,水位下降已经达到历史最低点。“新州正处于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干旱灾情。”

“我们都需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尽可能地节约用水。”

位于库内尔(Kurnell)的悉尼海水淡化厂,在大坝水位降至60%以下后,它将于明年1月份重新启动。(《每日邮报》图片)

根据2007年2月的记录显示,大悉尼地区的储水量从未低于33.8%,新州水资源网站昨晚表示,目前的储水量为46.8%,比过去一周下降了0.5%,自去年11月以来下降了15.1%。

帕维女士表示,悉尼面临着“有记录以来最大的水资源储存量下降”。

“悉尼已经处于1级水量限制,2级的触发点正在快速逼近,”她说。

“我们目前正在开展相关工作,以确保大悉尼地区的水资源安全,初步规划是对于悉尼海水淡化厂的扩建。”

在悉尼水危机发生之际,地区性城镇正受到它们可能面临更快干涸的警告。

Wyangala水坝只有17%的存水。(《每日邮报》图片)

Cargelligo Lake 地区的居民本周被召集紧急会议,他们被告知Wyangala水坝只有17%的存水,如果没有更多的降雨,“对整个山谷的影响将是严重的”。

就在几周前,《每日电讯报》披露,官员们从大坝中释放了220亿升水,以帮助保护河床的生态系统。悉尼海水淡化厂目前每天生产2.5亿升水,约占悉尼供应量的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