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墨去年3月在悉尼家中被记者拍到。(《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被澳大利亚政府拒之门外的中国籍富商黄向墨(Huang Xiangmo)在面对1.4亿澳元的税单、反对法庭曝光其全球资产之际,指责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屈服于“未知的暗黑势力”,扮演着“政治迫害的卑劣工具”。他还批评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恐惧”、“贪婪”甚至“无耻”。

黄向墨今天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发布了1份中英文双语声明,标题为《澳洲税务局不应沦为政治迫害的卑劣工具》。

他首先指出“目前,我正在与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对簿公堂。令我悲哀和痛心的是,这个平时据说尚有操守的专业部门,不知道究竟屈服于何种暗黑势力的压力,几乎成为对我进行政治迫害的工具。”

他称:“依法纳税,是我经商以来严格恪守的基本宗旨,无论我在中国大陆、香港还是澳洲生活或经商。我向来将信用看成与生命一样宝贵,无论何时何地,我从未有过任何违约记录,遑论任何偷税漏税记录。”

他表示自己一直积极配合ATO的工作并积极沟通,“即便在我被澳大利亚情报局(ASIO)以莫须有的名义吊销永久居民签证、无法回到澳洲的情况下,我也从未中断过这种沟通。”

黄向墨还称ATO对他“突然袭击”,“  在我被 ASIO无故吊销签证之前,ATO 从未提出过此次涉及的高额税额,却在我的签证被吊销之后,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并且与 ICAC 的听证会、媒体等采取了罕见的协同,这完全不符合 ATO 的工作惯例及相关条例,涉嫌侵害纳税人的基本辩护权。”

黄向墨继而指出ATO向他追讨的税金是“违反常识的低级错误”,“体现了 ATO 的此举已经不是正常的税务执法,而是利用税务执法进行政治追杀和迫害,是将 ATO‘政治武器化’。 ”

他还称澳大利亚的部分媒体竟然比他本人还先得知ATO的行动,“进行了单方面的、带倾向性的报道,并将此事与毫不相关的ICAC 听证会及所谓的‘中国影响力渗透’联系到一起,凸显此次事件的背后有着复杂的政治背景与政治动机。”

黄向墨表示:“这些年来,澳⼤利亚某些代表‘暗黑政府’的人,不断说我是‘影响力特工’。ASIO 对我进行了多年的严苛调查,最终也不得不承认其没有任何证据。多年来,澳洲公众应该很清楚认识到,对我的每次攻击都有两个共同点:

一是令人吃惊的各种协同,存在于不同媒体之间、媒体与情报机构之间、情报机构与移民部之间、甚至还有税务部门之间。能够进行如此大范围、大纵深协同的,除了‘暗黑政府’介入之外,无法解释;

二是所有对我的指控,都是‘莫须有’。无论涉及政治捐款,还是涉及所谓的税务,都成为毫无证据支持的虚构小说。但令人吃惊的是,某些政府部门居然还试图根据这些‘小说’,对我采取、或试图采取某些暗黑行动。这才是澳大利亚的真正悲哀所在,也是澳大利亚的真正危机所在。”

黄向墨称,澳大利亚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曾描述对华政策是“恐惧”与“贪婪”,但以他本人的经历来看,“在‘恐惧’、‘贪婪’之外,澳大利亚无论是外交层面的对华政策、还是内政层面的华人政策,实在还应该加上第三个词:那就是‘伪善’;或者干脆些,就是‘无耻’。”

面对黄向墨的猛烈炮轰,ATO的发言人表示,“鉴于对纳税人资料保密的规定,不会对特定纳税人的税务状况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