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总理莫迪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图片)

分析人士认为,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一边盛赞印度一边对中国态度相对冷淡,显示出政府将重点转向印度,以此来防范中国。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莫里森近日在罗伊学会(Lowy Institute)的演讲中将澳大利亚与印度的关系描述为“天然的伙伴”,还称他获邀在印度顶尖的外交及战略事务论坛发表演讲。

这一来自印度总理莫迪(arendra Modi )的邀请令莫里森成为了首位在瑞辛纳对话(Raisina Dialogue)发表主旨演讲的澳大利亚总理。

莫里森上周四晚间在演讲中表示:“在巩固印度作为澳大利亚顶尖地位的伙伴关系方面,我的出访将是前进了又一步。”

安全事务分析专家、澳洲国立大学(ANU)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梅德考夫(Rory Medcalf )认为,邀请莫里森在瑞辛纳对话发表重要演讲,显示在花了20年与印度建立基于共同利益的强大安全关系后,澳大利亚现在是印度的优先合作伙伴。

梅德考夫称,这些共同利益包括在印度洋地区共同的海洋地理、打击“圣战”恐怖主义以及平衡中国的力量等,澳大利亚“试图引导如何在多极世界中建立稳定的新力量平衡”。

莫里森在演讲中将澳大利亚定位为“印度洋-太平洋”国家,强调将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的所谓“四国对话”提升到外长级别,还称“这是个重要论坛,让我们能就本地区面临的挑战交换意见,包括在海事、恐怖主义和网络问题上展开务实合作。”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莫里森将对澳中关系的表述控制在经济领域内,反应出了澳大利亚与最大贸易伙伴之间外交关系冷谈的现状。

澳大利亚国家评估办公室前负责人金格尔(Allan Gyngell)指出,莫里森的讲话内容“明显远离了政府在2017年外交白皮书中阐明的那种外交政策”。

他指出莫里森近来对澳大利亚的国际伙伴的描述及排位也值得注意。例如印度是“天然的合作伙伴”,日本“提供了坚定的友谊和支持”,美国是澳大利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以及“澳大利亚安全的基石”。

在谈到中国时,莫里森虽然将中国描述为”全面战略伙伴”并赞扬中国所取得的经济成就,但接着就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取消中国发展中国家这一地位的呼声。

金格尔指出,莫里森的这一论调比他本人几周前在另一讲话中表明的对华态度”更为大胆、也没那么乐观”。

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国家关系教授费尔南德斯(Clinton Fernandes)则认为,莫里森将澳中关系限制在经济层面的同时,对印度的表述如此示好,是向中国明确地传递出了个信息,即“讲话内容显示政府试图巩固与印度的关系以防范中国”。

“和用于描述印度的语言相比,总理的言论清楚地传达出信息,政府只希望和中国建立有限的、功能性的经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