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总理访恐袭遇难者餐厅致哀:铭记亡者微笑

2018-11-13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莫瑞信在餐厅外的吊唁册上签字留念。(澳洲广播公司图片)

墨尔本上周五恐袭罹难者、74岁的马拉斯皮纳(Sisto Malaspina)生前与人共同经营的著名餐厅Pellegrini’s Espresso Bar在停业数日后,周二重新营业,总理莫瑞信(Scott Morrison)也亲临现场。

据澳联社报道,莫瑞信在咖啡馆向记者表示,民众聚集在此是为了“庆祝一条尽管被恐怖而可怕地夺去了的美好生命。正是生命的希望,完全超越了从他和我们这里夺走它的邪恶。”。

莫瑞信还再次感谢了上周五应对恐袭的警察及其他应急人员,并呼吁民众要铭记马拉斯皮纳是个深受喜爱的人,“对于那些想要夺走我们的笑容的人,马拉斯皮纳的笑容是最好的回应。”

“我们向他致敬的最好办法,就是热爱生活、彼此相爱。”

莫瑞信来到马拉斯皮纳的餐厅表达哀思。(《时代报》图片)

在这家店早上8点营业前,外面就排起了队,店方今日全天都为顾客免费提供黑咖啡,因为这是马拉斯皮纳最喜欢的。

上周五墨尔本CBD恐袭案遇难者马拉斯皮纳。(《时代报》图片)

维州州长安德鲁斯( Daniel Andrews )早前希望为马拉斯皮纳举行公祭,他的家人已经接受了这一提议,今天证实葬礼将于下周二在东墨尔本的圣帕特里克大教堂举行。

资金缺口高达10亿 澳洲无恐怖分子监控名单 

专家指出,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想要监控所有的潜在恐怖分子,每年需要增加10亿澳元预算,而且雇员要从现在的1850人大力提升到约9000人。

据澳洲新闻网报道,以8小时轮班一次计算,监控1名涉恐者每班需要多达10人;如果实施全天候监控,则24小时需要动用能30人。目前ASIO有400宗潜在涉恐个案,这意味着仅监控这些人就需要占用1200人。

据悉,上周五在墨尔本伯克街(Bourke Street)发动恐袭的哈桑(Hassan Khalif Shire Ali )早在2015年就被撤销了护照,以免他到叙利亚为“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而战。目前约有240人都被撤销了澳洲护照。

不过哈桑从未被评定为恐怖主义高风险级别,而且当局也承认在上周五的恐怖攻击之前,也未对他积极展开监控。

ASIO还发表声明指出“并没有所谓的‘恐怖分子监控名单’”。据悉,如果某人被视为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ASIO、ASIO下属的联合反恐队(JCTT)以及各州及联邦警察会对其展开调查。但ASIO并非对全部有能力发动恐袭的人进行监视,而是“基于一系列的优先系统及复核机制”选择部分人密切监视。

哈桑之妻也激进化 拒绝配合警方调查

在警方调查哈桑生前活动之际,发现他的妻子也已激进化,并且拒绝配合调查。

据《澳洲人报》报道,当局正在密切监控哈桑的妻子。这名20多岁的女子对调查至关重要,但她却拒绝帮助当局厘清哈桑为何要在伯克街烧车伤人。

有消息称,当局本周还要调查哈桑与休姆伊斯兰青年中心(HIYC)的清真寺之间的关系。该清真寺距离哈桑夫妇及其儿子在墨尔本北区米德高原(Meadow Heights)的住处约800米远,过去就一直被指协助伊斯兰极端分子,而且有好几名信众都成为了“圣战者”。

虽然哈桑的妻子不和当局合作,但据信他的父母均已接受了警方问话。

无惧恐袭阴影 游客相信澳洲安全

澳洲旅游局CEO奥苏利文(John O’Sullivan)则称,外国人在选择度假地点是,安全是一大关键因素。即便是墨尔本上周再次遭遇恐袭,但澳洲依然被视为安全的旅游地点。

奥苏利文表示,总体而言,澳洲的恐怖主义被视为“孤立事件”,而且大多数游客对澳洲的观感并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他还指出旅游推广大使致力于营造出澳洲好客的印象,“并没有将安全作为卖点,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知道事实上,我们的研究显示在中国和其他世界各地,我们通常都和日本一样,被视为安全的国家。”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