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澳经济学家:中国对我们了如指掌?

2018-10-26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Sarah Wei

 


据《澳大利亚人报》消息,以“澳大利亚是对中国影响最大的经济体”为例,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占其出口总额的30%;这一比例高于其他任何国家。但这一简单的统计数字并没有太多重要的意义。如果我们将对华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按比例计算,澳大利亚的风险敞口排名为第三(5%)。

根据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对中国出口商品最多的五个国家是韩国(9%)、沙特阿拉伯(5%)、澳大利亚(5%)、日本(3%)和德国(3%)。

然而,这种分析是非常静态的。考虑其他因素的影响也很重要。

以澳元为例。并非所有国家都同样受益于货币贬值。在新兴市场,由于通胀预期往往没有得到很好的设定,国内储户有时不那么重视本国货币作为最终的价值储存手段,因此,货币贬值往往会破坏经济稳定。当货币贬值开始显得没有规律可循时,许多新兴市场试图稳定本国货币。

澳大利亚不属于这个范畴。澳元有时会急剧贬值,但没有什么负面的副作用。这使得澳元在中国动荡时期明显成为一种明智的货币交易,但这并不意味着澳大利亚经济与澳元处于同一条船上。

例如,1998年,在1997年亚洲危机和1998年俄罗斯危机之后,澳大利亚如果不是经济衰退的话,预计也会出现明显的减速。

事实上,澳元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但出口量几乎未受影响。储备银行(当年)温和的250个基点的宽松周期也帮助减轻了影响。

第二个因素是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类型。大宗商品占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的80%。相比之下,日本和德国主要出口制成品。汽车、机械、电子设备以及光学和医疗器械占日本对华出口的60%和德国对华出口的74%。

资源出口比制造业更具有可替代性。对于所需的铁矿石是来自澳大利亚还是来自巴西,买家可能相对不太在意。当然,为了鼓励这种再分配,价格可能需要下跌,但澳元可以帮助缓冲这种影响。

相比之下,机械、电子设备和其他技术设备是具有非常具体特点的产品。在利润率上转移产品可能要困难得多。

第三,特别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服务贸易已成为全球贸易中一个更重要的因素。

过去一年,中国游客在澳大利亚花费了109亿美元,远远超过美国游客的38亿美元。但中国的支出仅占GDP的0.6%。因此,中国游客数量的大幅下降不会对澳大利亚经济造成太大损害。更不用说美元贬值会鼓励澳大利亚人在家里度假。

根据中国出境旅游研究院的数据,中国游客的前八名目的地都在亚洲,美国和意大利排在前十名。因此,出境旅游的任何下降,都会对其他目的地造成比澳大利亚更大的伤害。

教育是另外一个不同领域,但会导致相同结论。澳大利亚是中国留学生中排名第二的国家。

澳大利亚统计局表示,对中国的国际教育出口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了10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0.6%)。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学生数量大幅下降,将对教育行业造成冲击,但总的GDP敞口仅为商品贸易的十分之一左右。

因此,澳大利亚受到中国的影响,但并不是特别严重。

中国占全球GDP增长的35%。中国经济增长的任何实质性放缓都将对所有国家产生负面影响。

最近的事态发展,包括中国债券收益率下降、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人民币贬值以及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表明我们可能看到中国经济数据在未来几个季度有所改善。毫无疑问,中国面临着结构性问题,但经济放缓至少应该会缓解一段时间。

如果中国有严重的问题,不太可能有任何国家不受影响。

作者系理查德·耶森加(RichardYetsenga),是澳新银行(ANZ)首席经济学家。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