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第一财经)

“亚洲面孔”的“麻烦”

按照最初的计划,钱雪婷3月将入学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疫情爆发后,韩国在 2 月 2 日发布了针对湖北的禁入令。2 月 6 日,钱雪婷听到了另一个坏消息——韩国外交部有可能增加禁止入境的中国省市区域。她担心自己的家乡安徽被列入名单。

可即便钱雪婷成功入境韩国,之后的生活也会遇到新问题。她申请的学校宿舍要到 2 月 14 日才会公布结果。此前,学校明确要求,中国学生必须在入境后自主隔离 14 天才能搬进宿舍。

一些大学会为他们提供隔离的住处,但钱雪婷的学校起初并不在此列。她曾试图在民宿完成这个“过渡期”,但房东询问了她家乡的确诊人数后,婉拒了她的入住申请。当时,她的家乡有 5 人确诊。钱雪婷听说,同一区域有一家民宿因为一名确诊中国游客曾经入住而被迫停业。

“只能向迟点回韩国的朋友借房子,看看能不能在他们回去之前住 14 天。”钱雪婷说。她和同学们发了不少邮件给学校,希望校方也可以集中组织留学生们隔离。2 月 11 日,钱雪婷终于收到消息——学校将针对中国留学生安排统一隔离,2 月 25 日,她将入住学校安排的隔离宿舍。

让人担心的事还不止这一件。钱雪婷看到几个已经返回韩国的留学生朋友在朋友圈说,已经有韩国人不让中国人进店吃饭。“我打算少出门。出门了也不说汉语。”她不想和韩国人起冲突。

由于疫情影响,韩国各大学调整了 2020 年春季学期的教务日程安排。图片来源 | 新浪微博 @奋斗在韩国

由于疫情影响,韩国各大学调整了 2020 年春季学期的教务日程安排。(图片来源 | 新浪微博 @奋斗在韩国)

“尽量不出门”也成为米兰理工大学留学生朱昱璇面对疫情的选择:“我会为了安全选择尽量不出门,原定的元宵节聚餐也取消了。”

尽管如此,留学生活总会有必要的出行,而最近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习惯,让朱昱璇常常引起路人侧目和讨论——在她的印象里,意大利人除非生病,否则平时不会戴口罩。她甚至听到同学说,米兰唐人街中餐厅的中国老板,也会建议中国客人不要戴口罩,以免影响餐厅的生意。

1 月 30 日,意大利首次确认两例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病例,感染者是两名来自中国的游客,意大利总理宣布停飞往返中国的航班。次日,意大利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朱昱璇的表姐原本计划 4 月从香港前往意大利看望她,前几天,她们收到了航班取消的消息。

“亚洲面孔”可能真的会变成“麻烦”。居住在德国的熊笙在柏林就遇到了一个不太友好的商店老板:1月31日,看到她和朋友进店,老板用围巾捂住了嘴,全程没有招呼她们。熊笙用“很尴尬”“很难受”形容这次体验。让她更在意的是,她们离开没多远,其他顾客走入店内,老板立刻从柜台后面迎了出去。

咳嗽也很容易引发周围人的恐慌情绪。熊笙的朋友、同在德国的卢佳,在 2 月 2 号上午早高峰的火车上咳嗽了两声,他身边的一位女士径直离开,去了下节车厢。而就在前一天晚上,他在听完熊笙的叙述后还非常惊讶:“我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卢佳和熊笙理解,这场疾病确实发源于自己的祖国,也确实传播到了自己现在居住的国家。“有时候蛮尴尬的,也觉得无能为力。”卢佳取消了原本计划的柏林旅行计划,他希望这件事情赶快过去。这段时间,他决定尽量待在家里,因为“再也不想碰到这种不愉快的事情了”。

那些“本地人”的确会紧张。

在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Universität Duisburg-Essen)念计算机专业的基多(Guido)曾怀疑自己被传染上新冠肺炎——毕竟他的朋友此前刚刚从中国回来,但最终发现自己只是得了感冒。“从那以后我就很镇定了。”他说。

如今德国街头已经有些人戴上了口罩,这在平时很罕见。基多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德国有 8000 万人口,才发现了14例。他还觉得,如果仅仅因为对方是亚洲面孔就区别对待,有些种族歧视的意味。

根据德国公共广播联盟-德国趋势(ARD-Deutschlandtrend)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 82% 的民众同意德国的疫情在控制之中,有14%的民众认为疫情脱离了控制。

“德国公共广播联盟-德国趋势”关于疫情控制的民意调查。图片来源 | ARD

德国公共广播联盟-德国趋势”关于疫情控制的民意调查。(图片来源 | ARD)

车士活区(Chatswood)是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华人聚集区和重要市镇,以地道的亚洲美食闻名。“从上一周开始(2 月第一周),我们的单子基本每天只有平时的 2/3 甚至一半,街上的人也少了许多。”在车士活的一家华人餐饮店工作的蓝溪对说。

疫情发生后,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博士山(Box Hill)华人区,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现在十分冷清。图片来源 | 澳大利亚广播电视台 (ABC)

疫情发生后,墨尔本的博士山(Box Hill)华人区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现在十分冷清。(图片来源 |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蓝溪同意因疫情而引发的恐慌是导致顾客减少的主要原因。“因为目前悉尼确诊的病例都被认为来自华人区,所以大家都不想上街。”

正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国际关系专业硕士学位的本地学生鲍・杜奈(Beau Dunne)则认为,澳大利亚因历史原因存在的种族主义和部分媒体的不实报道,是引起人们恐惧的主要原因。

根据澳大利亚卫生部的公告,截至2月10日,澳大利亚已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15 人,但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发现感染者的具体地点。